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电子书下载

TXT小说下载,电子书TXT,免费小说下载,电子书

 
 
 

日志

 
 

嫌疑人X的献身电子书下载  

2009-11-14 14:38:55|  分类: 小说下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嫌疑人X的献身》电子书下载

此处购买
《嫌疑人X的献身》
畅销

嫌疑人X的献身电子书下载 - 电子书下载 - 电子书下载

嫌疑人X的献身电子书下载

内容简介 百年一遇的数学捷才石神,每一天独一的乐趣,便是去固定的便当店买午餐,只为看一眼在便当店作事的邻居靖子。
靖子与女儿相依为命,败事杀了前来纠缠的前夫。
石神提出由他料理善后。
石神设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局,令警方始终只能在外围敲敲打打,基本无法与案子沾边。
石神究竟利用了什么手法? 作者简介 东野圭吾,日本著名作家。1958年生于大阪。1985年,以第31届江户川乱步奖获奖作品《放学后》出道,开始扬名立万。20年作品逾60部,几乎网罗了日本全面大奖,1998年,《秘密》获第52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入围第120届直木奖;1999年,《白夜行》入围第122届直木奖;2001年,《暗恋》入围第125届直木奖;2003年,《信》入围第129届直木奖。2006年,《可疑人X的献身》终于捧得日本文学最高荣誉直木奖。   前期作品多写得灵巧细致,随着写作功底浸润日深,尤其是《白夜行》之后,笔锋日渐老辣:笔墨鲜加雕琢,论述简练凶横,情节跌宕诡异,故事架构几至匪夷所思的地步。至巅峰之作《可疑人X的献身》,叙事与推理,均已炉火纯青:最好的诡计、无隙可乘的推理、得当的伏笔,以及最常见但最不易猜透的悬念,受到大奖评委的莫大青睐,同时获得直木奖和本格推理小说大奖,更受到评述界、媒体和盛大读者的如潮美誉,创造了日本推理小说史上绝无仅有的奇迹——同时摘得“这本小说了不起”、“本格推理小说Top 10”、“周刊文艺推理小说Top 10”三大推理小说排行榜年度总冠军。 媒体评述 东野圭吾既是百年一遇的推理能手,又是自松本清张之后最首要的推理大众。 他将骗局写到了极致。——直木奖评语 这是“今年最好的一本书”。——《读卖新闻》 “2007年年度作家人气排行榜”,东野圭吾名列第2名。——《朝阳新闻》 书摘插图 第一章
上午七点三十五分,石神像平常一样走出公寓。虽已投入三月,风还是颇冷,他把下巴埋在围巾里。走上马路前,他先瞥了一眼放自行车的地点。那儿停着几辆车,不过没有他在意的绿色自行车。
往南走大意二十米,就见到大马路,是新大桥路。往左,也即是往东,是去往江户川区的目标。往西走,则能到大和桥。大和桥前即是隅田川,河面上的桥即是新大桥。要去上班的地点,就这样一直往南走近来,只要走几百米,就来到清澄庭园公园。公园前的私立高中便是石神上班的地点,他是个老师,教数学。
见信号灯形成红色,石神遂向右转,朝新大桥目标走去。劈面的风掀起他的外套。他将双手放入兜里,微弓着身子前行。
厚重的云层笼罩天空,隅田川反照下的暗沉苍穹,一片混浊,有小船正朝上游划去。石神边望着这幅景致,边走过新大桥。
过了桥,他顺着阶梯走下,沿着隅田川漫走。全家出游或情侣散步,多数会走前面的清洲桥,因此即便是节假日,也很少见 人走新大桥。来到此处,你立刻就会明确原因安在——这里由近及远,是一整排游民的住处,一共以蓝色塑料布笼罩。上方即是高速公路,用来遮风蔽雨倒最抱负不过。河彼岸却是一间小屋也没有,这大略是因为,对他们来说,挤在一起更便利。
石神毫不在意地走过蓝色小屋。小屋的高度,顶多只及背部,有些甚至仅仅及腰。与其说是房子,恐怕称为箱子更贴切。不过要是只用来就寝,也就够了。小屋或箱子附近,不约而同地挂着晾衣架,显示出这里乃是生活空间。
一个男子正倚着堤防边架设的扶手刷牙。他有六十多岁,斑白的头发绑在脑后。推断他今日不想工作了,如果计划做些粗活,不会磨蹭到这个时刻。他大略也不计划去职业介绍所,就算给他介绍了工作,以他那头从不修剪的长发,也基本不行能出席面试。并且,他这把年纪,替他介绍工作的可能性也几近于零。
另一名男子正在蜗居的棚子旁将多量空罐踩扁。石神之前见识过这光景多次,私下给此男子取了个外号——“罐男”。“罐男”五十上下,平日用品应有尽有,连自行车都有,想必在搜罗罐头盒时便利不少。他的棚子位于“部落”最尾端隐秘的位置,算是这当中的头等席。石神猜测,“罐男”八成是只老鸟。
整排蓝色塑料布棚子到此为止。再往前走,石神看见一私人坐在长椅上。本来米色的大衣,已变得污秽不堪,几近灰色。大衣里面是夹克,夹克底下露出白衬衫。石神给这男子取名“技师”,几天前,他看到过“技师”查阅机械杂志。“技师”一直留着短发,胡子也刮过,应当还没罢休从新找工作,说不定一会儿要去职业介绍所。不过,他怕是不容易找到工作。要想找到工作,第一得抛开面子。大意十天前,石神首次看到“技师”时,他还没习惯游民的生活,想和蓝色塑料棚子划清界限,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正在犹疑。
石神沿着隅田川不断走。清洲桥前,一个老妇正牵着三只狗散步。狗是迷你德国腊肠,分歧戴着红、蓝、粉红的项圈。走近后,老妇也注意到了石神,露出微笑,微微欠身施礼。石神回以一礼。
 “您早。”石神先打招呼。
 “您早,天很冷啊。”
 “是。”他皱起眉头。
 通过老妇人身旁时,她出声说:“慢走,路上仔细。”
 石神颔首说好。
 石神见过她拎着便利店铺的袋子。袋子里装着三明治,应当是早餐。石神猜测,她一私人独居,住处应当离这儿不远。他还见过她穿着拖鞋——穿拖鞋基本无法开车。推断是丧偶后,在这附近的公寓和三只狗相依为命。住处想必也相当宽敞,才智一口气养三只狗。但也因为这三只狗,她无法搬到别处更小的房子。住房贷款也许已经还清,但家产费仍是个不小的付出,她不得不节俭。整个寒冬,她始终没上美容院,也未染发。
石神在清洲桥前走上台阶。要去学校,必需从这里过桥。但石神却朝学校的反目标走去。
面向马路,有个挂着“弁天亭”招牌的店面,是问小小的便当店。石神推开玻璃门。
“欢迎光临,您早。”柜台后面,传来石神听惯的、却总能为他带来清新感的声音。戴着白帽的花冈靖子笑靥如花。
店内没有其他客人,这让石神越发欣慰。
“嗯……招牌便当。”
“好,招牌一份。谢谢您每次光顾。”
她用开朗的声音说道。石神不知道她脸上是什么神情,他不敢正视她,只一直垂头盯着皮夹。有缘住在隔邻,除了买便当应当聊点什么,但他实在想不出什么话题。
付钱的时刻,他总算挤出一句“天气真冷”,但他含糊吞吐的咕哝声,被随后进来的客人拉玻璃门的声音盖下去了。靖子的注意力也已转移到那处。
石神拿着便当走出店门,走向清洲桥。他特地绕远路,即是为了来“弁天亭”。
过了早上的上班时间,“弁天亭”就闲下来了,但只是短暂没有客人上门,店里这时正要准备午餐。有几家公司在店里恒久订餐,必需在十二点之前送到。没客人时,靖子也得去厨房帮手。
包罗靖子在内,“弁天亭”共有四名员工。掌厨的是店主米泽和店主娘小代子。金子负责送外卖,店内其他活几乎全由靖子支吾。
做这份工作前,靖子在锦系町的酒廊上班,米泽是常去喝酒的客人。直到酒廊工头小代子辞职前,靖子才知道,原先她是米泽的妻子。
“酒廊女竟然形成了便当店店主娘。人哪,还真是说不准。”客人们纷纭议论。不过据小代子说,开便当店是他们夫妇多年的志向,她即是为了实现这个志向,才去酒廊作事。
“弁天亭”开张后,靖子不时来探访,店里经营得似乎也挺顺利。就在开张整整一年时,夫妇俩问靖子愿不乐意来店里帮手。光靠他们夫妇两人执掌完全,有些吃不消。
“你也不能永远干陪酒那行啊,美里也大了,她面子上怕也抹不开。”
“就当是我多嘴。”小代子又补上这么一句。
美里是靖子的独生女。靖子和夫君早在五年前就离了婚。用不着小代子说,靖子也想过,这样不是漫长之计。美里的事自不用说,考虑到自己的年龄,酒廊还肯雇用她多久也是个问题。
于是,她只考虑了一天,就作出决心。酒廊也没挽留她,只和她说了声“哦”。她这才发现,店东早在暗自不安,人老珠黄的酒女该何去何从?
去年春天,美里升上初中,她们搬至今这栋公寓,之前的住处离“弁天亭”太远了。和已往差异,现在靖子一大清早就得开始工作。她总是六点起床,六点半骑一辆绿色的自行车离去公寓。
“那个高中老师,今日早上来过了?”休息时小代子问。
“来了,他每一天都来。”
靖子这么一答,小代子和米泽对望一眼,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干吗?装神弄鬼的。”
 “没有,没什么意思。只不过,我们昨天还说,那个老师搞不好在暗恋你。”
 “什么?”靖子茶杯都没搁下,浑身一晃。
 “昨天你休假,那个老师也没来。他天天都来,只有你不在的时刻不来,你不觉得奇怪?”
“只是巧合。”
“不是巧合吧?”小代子寻求老公的声援。
米泽笑着点颔首。“听小代子说,一直这样。每逢你休假,那个老师就不来。她之前一直这么怀疑,直到昨捷才确定。”
“除了公休日以外,我休息的时间很分散,也没有固定在星期几……”
“因此才更可疑。那个老师就住你隔邻,他肯定是看你有没有出门,确定你有没有休假。”
“我出门的时刻素来没碰见过他。”
“可能是从别处看着你,例如窗口。”
“从窗口看不见。”
“如果他真对你有意思,迟早会有所表示。以我们看,你帮我们拉到了这么固定的客人,高兴都来不如。不愧在锦系町混过。”米泽这么下了结论。
靖子苦笑,将茶一饮而尽。她回想着那个被他们当成话题辩论的高中老师。
她记得他姓石神。搬来那晚她去打过招呼,即是那时知道他是高中老师的。他身材敦实,脸很圆、很大,可是眼睛却细得像条缝。他头发短而稀薄,看上去将近五十岁,可能比实际大些。他不太在意穿着打扮,总是穿着同样的衣服。这个寒冬,他多数穿着咖啡色毛衣,外面罩上大衣,即是他来买便那时的装束。他似乎勤于洗衣,小阳台上常常晾着衣物。眼前好像是独身,靖子猜他八成没结过婚。
纵然听说了那个老师对自己有意思,靖子也毫无触动。对她来说,这事就像墙上的裂纹,即便知道它存在,也不会特别留意。打从一开始,她就觉得,不必去留意。
遇见了当然会打招呼,也曾和他辩论过公寓管理的问题,但靖子对他仍旧一窍不通。近来,才知道他是数学老师。他门口有一堆旧数学参考书,用绳子捆好放着。
但愿他别来约我,靖子想,不过速即苦笑起来。他若正经八百地约我,不晓得会是什么神情。
店里一如往常,在近午时分再次繁忙起来,正午过后抵达巅峰。过了午后一点,繁忙告一段落。这也是一如往常的模式。
就在靖子给收款机换纸的时刻,玻璃门开了,有人进来。她一边招呼“欢迎光临”,一边朝客人望去。霎时间,她如遭冻结,瞪大了眼,再也发不出声。
“你气色不错。”来人对她一笑,眼神晦暗混浊。
“是你……你怎么知道这里?”
“你犯不着这么惊讶。只要我想,查出前妻的下落还不是什么难事。”男人双手放入深蓝色外套的口袋,环视店内,仿佛在物色什么。
“事到现今,你找我干吗?”靖子憎恶地说,不过声音压得很低。她不想让后面的米泽夫妇听到。
“你别这样横眉竖眼。永世不见,装也该装出个笑脸。”男人脸上依旧挂着讨人嫌的笑容。
  “没事的话就出去。”
  “当然有事。我有要紧事和你谈,你能不能抽个空?”
  “开什么玩笑!你没看见我正在上班?”靖子话刚一出口立刻就反悔了,他肯定会解析成:只要不是上班时间就可以谈。
 男人舔舔嘴唇:“你几点下班?”
 “我基本不想和你谈。请你出去,永远不要再来!”
 “你真薄情。”
 “当然。”
 靖子望向门口,真希望这时来个客人,可惜谁也没进来。
 “既然你对我这么薄情,而已而已,我只好去那处尝尝喽。”男人搓着后颈。
  “哪边?”靖子有种不好的预感。
“既然老婆不肯听我说,我只好去找女儿了。她学校就在这附近吧?”男人说出靖子最害怕听到的话。
“不行,你不能去找孩子。”
“那你就想想方法,横竖我找谁都无所谓。”
靖子叹了口气,现在要赶快把他赶走。
“我六点下班。”
“从清早干到薄暮六点,店主也太会压迫人了吧?”
“不关你的事!”
“那我六点再过来。”
“别来这里。顺着前面的马路往右走,有个十字路口,边上有家餐厅,你六点半去那儿。”
“你可肯定要来,如果你不来……”
“我会去。你快走。”
“真薄情。”男人又环顾了一下店内才离去。临走时,用力摔上玻璃门。
靖子以手撑着额头。她的头开始隐隐作痛,她甚至想吐。悲观感在她心头缓缓弥漫。
八年前,靖子和富(木坚)慎二成亲。那时,她在赤坂陪酒,他是常去捧场的客人。
出售入口车的富(木坚)出手阔绰,不但送她高贵礼物,还带她上高档餐厅。当他开口求婚时,靖子觉得自己简直就像《麻雀变凤凰》中的茱莉亚·罗伯茨。那时,靖子第一段婚姻刚失败,对于一边丁作一边扶养女儿的生活,她感到疲惫之极。
刚成亲时很幸福。富(木坚)收入安稳,靖子不用再去陪酒。他疼爱美里,美里也把他当父亲对待。
但好景不长,富(木坚)常年移用公款东窗事发,被公司辞退。之因此没控告他,是因为那些上司怕上面考究管理责任,遂巧妙地掩饰了内幕。说穿了很容易,富(木坚)在赤坂挥霍的,全是公款。
今后,富(木坚)性情大变,不,应当是露出了天性。不是吊儿郎当饱餐终日,即是出去赌钱。要是牢骚两句,他还会动粗打人。他酒也越喝越多,总是醉得横三竖四,目露凶光。
靖子不得不再次陪酒,但她辛苦赚来的钱,都被富(木坚)抢去了。后来,她把钱藏起来,但他竞在发薪日抢先一步到酒廊,擅自领走她的薪水。
美里也开始害怕这个继父,不敢与他独处,宁愿去靖子上班的酒廊待着。
靖子向富(木坚)提出离婚,但他不理不睬。她说多了,他就再次动粗。苦恼多日后,她只好找客人介绍的律师斟酌。在律师的奔波下,富(木坚)勉强在离婚合同书上盖了章。那时他似乎终于明确,打起官司,他不仅毫无胜算,还得付一笔供养费。
但问题并未就此解决。离婚后,富(木坚)仍不时出现在靖子母女面前。每次的说辞都一样:担保今后痛改前非,求靖子复婚。如果靖子躲着他,他就去找美里,还在学校外面蹲点等待。
看到他不惜下跪,明知是演戏,靖子还是不免心生同情。毕竟做过夫妇,多少还留有一点儿情分,靖子总忍不住给他一些钱。这是最大的过错,食髓知味的富(木坚),今后出现得越发频繁。每次都奴颜婢膝,脸皮愈来愈厚。
靖子换了酒廊,也搬了家,尽管觉得美里可怜,还是给她办了转学。自从到锦系町的酒廊上班后,富(木坚)销声匿迹了。后来靖子再次搬场,在“弁天亭”工作了将近一年,她以为再也不会和那个瘟神牵扯不清了。
不能给米泽夫妇添麻烦嚣,也不能让美里觉察。不论怎样,都得靠自己去解决。靖子睨视着墙上的时钟,下定决心。
到了约定时间,靖子前往餐厅。富(木坚)正坐在接近窗户的位子吸着烟,桌上放着咖啡杯。靖子走已往,坐下,向女服务员点了杯可可。其他饮料可以免费续杯,但她不计划久留。
“终归什么事?”她睨视着富(木坚)说道。
他倏然咧嘴一笑,“别这么性急。”
“我忙得很,有事快说!”
“靖子。”富(木坚)伸出手,想碰她放在桌上的手。靖子连忙缩回手。他嘴角一撇,“你心态不太好啊?”
“当然。你终归有什么事,非要追着我不放?”
“你干吗这么凶巴巴的。我现在是落魄,可我是郑重的。”
“你这算哪门子郑重?”
女服务员送来可可。靖子立刻伸手接住,她想赶紧喝完,赶紧离去。
“你现在还自己过?”富(木坚)讨好地望着她。
“这个不首要。”
“一个女人家要把女儿拉扯大可不容易。今后花钱的地点越加多,就算在便当店工作,也毫无确保。你能不能从新考虑考虑?我和从前不一样了。”
“哪里不一样?你现在有正当工作了?”
“我会去工作,我已经找到工作了。”
“这阐明你现在还是没有丁作。”
“我不是说我找到工作了吗?下个月上班。虽然是新工作,但只要走上了正轨,就可以让你们母女过好日子了。” 书摘与插图
插图
,嫌疑人X的献身电子书下载

《嫌疑人X的献身》电子书下载

此处购买
《嫌疑人X的献身》
畅销

之所以终于买了这本书来看,原因有二:一、在《侦探伽利略》的系列剧中看到了它的影戏预告,鉴于我对汤川学的淡淡喜欢(更多地是对扮演草薙刑警的北村一辉的偏爱),才兴起要了解原著的念头;二、听到无脸狗友人对它的高度评价,她觉得书中有一个颠扑不破的逻辑——但请见谅我始终不相信日本的推理逻辑牢不行破。所以,决心买下来看,并对自己说:如果你不能在看到一半的时刻解开谜题,今后就要拜服于日本的异样推理(包罗东野那本完全不叫推理的《秘密》;包罗那些宫部美幸的《模仿犯》之外的灵异;包罗那些京极堂的以妖怪来笼罩的推理)非常遗憾的是,在看到“罐男”、“技师”这两个名字的出现时,我已经发觉出了异样。在石神(笑~~~它与星爷的《食神》同音不能怪我发笑吧?)决心完美地协助靖子和美里时,我已经料想了他会藏匿起这具尸体——这是我私人总结的推理的极致之二:没有尸体就不能立案然后尸体竟然被发现了,于是我便隐约猜到了石神的手法:用另一具尸体来代替。在作者有意把“罐男”再次抛出而故意忽略“技师”后,我更确信了那具尸体的身份;而算作者第三次明白地指出“技师”的缺席时,我知道自己切实破解了此谜多半的日本推理都有一个特点:藐视警员的本领。不管是破案本领,还是接纳事实真相的本领。在冲破这种愚蠢模式的人物里,草薙已经算是先驱了。之前的“伽利略”中,草薙是绝对副角,出现也只有几小脸(甚至电视剧中已经形成了小龙套;虽然是出于男女配的视觉考虑,我仍然对此不满:难道北村一辉和福山雅治的配搭还不足亮眼吗?纵然我不是腐女,也仍然觉得两个型男的搭配已经足够);但是在本书中,草薙的推理本领有所提升,思维的深度也较以前加倍,至少他没有武断地觉得石神是凶手,并且他的直觉始终是正确的;虽然没有汤川和石神那样的洞察力,他也已经是超等超群了。是他的怀疑和探问贯穿了整个故事,从该点而论,他的形象超越了经典和华生和黑斯廷斯,成为越发得力的推理大师的助理(悲叹北村一辉的演技遭遇浪费,因为影戏中肯定不会给他如此多的镜头)看到书的最后几页,我浑身冷汗,不是因为过程出乎意料,而是因为我几乎通盘猜到——这是否意味着我像东野一样狂态呢?深刻检讨后,我得出了结论:不许多专业人士(非推理小说作者)都曾表达过这样一个观念:其实大可不必劳神将杀人手法设置诸多诡计误导警方视线,只要使尸体失踪,便基本不能立案——没有立案就没有凶手。这种推理的极致不能举出实例,因为没有尸体就等于没有案件,就等于凶手胜利脱罪,这样的小说写来无益东野圭吾的巧妙之处在于,他没有去销毁尸体,而是缔造了其次具尸体来代替——于是对熟悉上述内容的熟读各种推理的我而言,估计出答案就并不很难我所没能发现的,也是在我知道了石神的手法之后就没有细想下去的,只有一点:杀人的日期和由它而衍生的DNA鉴定。我为了这一点格外欣慰:总算我还不能完全遵从石神或者东野圭吾的思路,我还没有狂态到那个地步上述,是对本书的观后感。它没有令我叹息膜拜,却也没有令我灰心为何呢?为何不灰心?点题的内容在这里:书的结尾肯定令许多东野迷心碎,觉得如此“完美”的障眼法竟然没能奏效,还是让靖子自首了,以此引动了石神的哀号——在大多半人看来肯定是石神的失败,令人感伤。然而我的看法差异,我觉得,这才是抱负的结尾,貌似悲哀,实则是对石神的一个安慰石神对靖子母女的情感十分纯正,只要己方存在,他的生活就有意义,这是最纯正的单恋和暗恋,虽然也有最直接的每一天购置便当的小小浮现。这是作者给读者的印象,以为石神这样含蓄的性格,让他按照心愿为靖子母女献身牢狱,即是抱负结局但是,我看到的并非如此就之前的石神来说,生命的意义除了数学别无其余,因今生与死对他而言不成问题。可是,在他准备自缢自尽的时刻遇到了靖子母女,两对容易的眼睛引发了他生存的借口,阐明他心底里是欲望生存的——请不要告知我日本只有两对可爱的眼神。近在咫尺的美使石神有了生存的勇气,这是坚韧的理性与单薄的感性之间的冲突,他的理性是无法动摇的紧凑的逻辑,但是他的感性单薄到不堪一击——哪怕只是一种等闲的美丽。所以他沦落在自己的感性里,用感性来支持理性的躯体,直到有了这个机会:以理性来表达感性他的挺身而出与其说是为了靖子母女,不及说是为自己的情感在找一个渲泻口。是富樫慎二给了他机会,实际上他应当很感谢富樫(难找的日真名字),不然他可能真的要看着靖子出嫁母女搬走,而他自己回归孤独再度去寻短见——如果没有富樫的出现但是富樫的死转变了这完全,石神得以为那对母女献出了他能够奉献也乐意献出的完全。请注意,我没有怀疑他深沉的爱,但是我也并不以为他真就完全希望自己被遗弃;诚然,他希望靖子母女都能够幸福,可是自己的开销会不会有人赏识、甚至揭穿、从而衡量出靖子的心意呢?这即是汤川存在的价值了,这名“伽利略”首先次形成了副角。汤川和石神之间,与其说是友情,倒不及说是较量的痕迹着重。那种捷才之间的惺惺相惜使得汤川能够越发冷静地去对待石神的体验和遭遇;但他是局外人,所以他更清醒。只有他才智解析并同情石神的执著,所以他肯定会把这个谜题解给靖子听,他在本书中的超大进贡即是为石神验证靖子的人品——石神不错是乐意为靖子母女献身,但是他心里肯定会有哪怕亿万分之一的巴望:巴望她们能够体查他的心意,能够为他的牺牲作出反映。他想要的反映或许不是自首,哪怕是一种解析性的背负十字架的表面幸福的生活,哪怕是一句诚挚的感谢和经常探监的关怀 ,都肯定能够抚慰他那颗干涸的心而他得到了最大的回报:美里割腕;靖子自首。她们,切实是值得他为这个献身的人注意,这即是我为何一直强调“母女”的原因。石神初次注意到的即是两私人的眼睛,而非靖子自己,所以在他心底里,这对母女是密不行分的,是一个整体。但是这对母女怎么对待他呢?或者说,这对母女的性格谁更适合他或解析他呢?毫无疑问,是美里,而非靖子是谁先动手攻击了富樫?是美里;是谁断然决心接纳石神的善意?还是美里;是谁坚决推辞工藤而为石神鸣不平?仍是美里;是谁知道石神自首后就有愧到割腕相随?都是美里。她是真正能解析这名孤僻男子的人,透过他可笑的外表(我开始怀疑这是一个学术狂态版的加西莫多),看到他优秀的头脑,为他惋惜,为他信服,只是囿于身份和年龄不能有所显现;在我看来,如果美里再年长一些,石神的深情未必没有出处上述阐述纯属对日本伦理题材过于熟悉的胡说,敬请忽略(未完待续)
日本的推理小说家,最了不起的在于,每私人都能独立撑起一梁,成为一派,例如岛田庄司树立了新本格主义,森博嗣的“高科技推理”,京极夏彦的妖怪推理,东野圭吾的物理推理,你可能喜欢,也可能不喜欢,但是首要的在于不论喜欢与否,他们都存在着,证明着日本推理小说的强大实力。东野圭吾创造的神探伽利略——汤传学,无疑是日本推理小说史上最出色的侦探形象,但是令人惊讶的是,汤传学侦破的最有名的案件——《可疑人X的献身》,却几乎没有利用物理学的侦破要领,而是遵从了黄金时代的传统推理的要领,这对新本格主义毫无疑问是一个超大的挑战。新本格主义自岛田庄司开始,名家辈出,优秀的作品也很不少,其残障在于,频频过分地“炫技”,缺乏真实感,社会意义不强,如果说推理详细自身,也由于过多的夸张,而很容易找出一堆牵强之处,当然,可能也正所以,使得新本格主义作品对比精彩,读者查阅时频频忽视推理自身。而《可疑人X的献身》,严格遵从的是传统推理的写作要领。谋杀,现场、可疑人,不在场证明,一点一线都严丝合缝,结尾很难猜测,使人查阅后充分感想到推理的乐趣,难怪这部作品获得了三项大奖,殊荣稀奇了。眼前,国内也有一些人在实验着创作推理小说,但整体水平不高,笔墨粗疏不必说了,最糟糕的是似乎想模仿新本格主义,七神八怪都上了场,一味地重绘恐怖氛围,结果画虎不成反类犬,写到最后成了悬疑小说或鬼怪小说,基本没有“最后一页”的震荡,也感想不到推理的智慧。或许《可疑人X的献身》一书,给国内写手最大的启迪即是,还是老老实实地从传统推理小说写起,毕竟,我们还差得很远很远。
是我看过`最`最`最棒的书~,实在`太`太`太棒了~,太不行思议了!~可能你们会说我太冲动了吧``太夸张了吧?不,我可以告知你,当你看完最后一页后```你就不会觉得我是傻子!我实在无法找到任何言语来表达我的佩服,唉~太出色的悲剧了~!最厉害的是,都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都已经知道结局大略是怎么样了,仍然还能把结局演绎得那么完美,太惊讶了吧,这太高难度了吧~!“石神不断嘶嚎,似是要呕出灵魂。”
结局还挺出人意料的,并且没有那么多废话.很简洁,构想挺好的.不错.印刷的质量也不错.还有,当当送书好快啊...
我是首先次看推理小说。看完之后就迷上了推理小说了。当然,特别是东野圭吾的书。(有情节透漏,确定要查阅?)“世界上没有无用的齿轮。每个齿轮的命运只能由自己决心。”我当初狠狠地琢磨过这句话。果然,真是重点。石神布的局果然是匪夷所思啊。让我无穷的震荡和打动。不过,恕本愚才。我想知道美里后来的结局如何了。为何要割腕呢?

  评论这张
 
阅读(23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