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电子书下载

TXT小说下载,电子书TXT,免费小说下载,电子书

 
 
 

日志

 
 

曹文轩纯美小说:草房子电子书下载  

2009-11-22 10:31:23|  分类: 小说下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曹文轩纯美小说:草房子》电子书下载

此处购买
《曹文轩纯美小说:草房子》
畅销

曹文轩纯美小说:草房子电子书下载 - 电子书下载 - 电子书下载

曹文轩纯美小说:草房子电子书下载

内容简介 这是一部讲究品位的少年长篇小说。作品写了男孩桑桑刻骨铭心,终身难忘的六年小学生活。六年中,他亲眼目击或直接加入了一连串看似寻常但又催人泪下、撼感人心的故事:少男少女之间毫无瑕玷的纯情,不幸少年与恶运相拼时的凄怨与优雅,残疾男孩对尊严的执著坚守,垂暮老人在最后一瞬所闪耀的人格光彩,在丧生经历中对生命的深切而优美的领悟,大人们之间虚无缥缈且又充满诗情画意的感情纠葛……这完全,既清楚又朦胧地呈现在少年桑桑的世界里。这六年,是他接纳人生启蒙教育的六年。
作品格调风雅,由始至终充满美感。论述风格谐趣而又庄重,整体结构特有而又新颖,情节设计波折而又智慧。涟漪于一共作品的悲悯情怀,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日趋疏远、感情日趋淡漠的当今世界中,也显得弥足珍贵、分外感人。通篇论述既明确晓畅,又有肯定的深度,是那种既是孩子喜欢也可供成人查阅的儿童文学作品。 作者简介 曹文轩,1954年1月生于江苏盐城。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北京作协副主席,北京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紧要文学作品集有《红葫芦》、《甜橙树》等。长篇小说有《山羊不吃天堂草》、《草屋子》、《红瓦》、《根鸟》、《细米》、《青铜葵花》、《天瓢》、《大王书》等。《红瓦》、《草屋子》、《根鸟》、《细米》、《天瓢》、《青铜葵花》以及一些短篇小说分歧被翻译为英、法、德、日、韩等笔墨。获奖40余种,个中有中国安徒生奖、国家图书奖、“五个一工程”优秀作品奖、中国图书奖、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图书奖、宋庆龄文学奖金奖、中国作协儿童文学奖、冰心文学大奖、金鸡奖最佳编剧奖、中国影戏华表奖、德黑兰国际影戏节“金蝴蝶”奖等。2004年获国际安徒生奖提名奖。 索引 首先章 秃鹤
其次章 纸月
第三章 白雀(一)
第四章 艾地
第五章 红门(一)
第六章 细马
第七章 白雀(二)
第八章 红门(二)
第九章 药寮
追随永恒(跋)
附录1 曹文轩出版年表
附录2 曹文轩获奖年表 书摘插图 首先章 秃鹤
  1
秃鹤与桑桑从一年级开始,一直到六年级,都是同班同学。
秃鹤应当叫陆鹤,但因为他是一个十足的小秃子,油麻地的孩子,就都叫他为秃鹤。秃鹤所在的那个小村子,是个种了很多枫树的小村子。每到秋后,那枫树一树一树地红起来,红得很耐看。但这个村子里,却有很多秃子。他们一个一个地光着头,从那么好看的枫树下走,就吸引了油麻地小学的老师们停住脚步,在一旁静静地看。那些秃顶在枫树下,微微泛着红光。在枫叶密集处偶尔有些空隙,那处有人走过时,就会一闪一闪地亮,像沙里的瓷片。那些把手插在裤兜里或双臂交叉着放在胸前的老师们,看着看着,就笑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秃鹤已很多次看到这种笑了。
但在桑桑的记忆里,秃鹤在读三年级之前,似乎一直不在意他的秃头。这也许是因为他们村也不光就他一私人是秃子,又也许是因为秃鹤还太小,想不起来自己该在意自己是个秃子。秃鹤一直生活得很快活。有人叫他秃鹤,他会很高兴地答应的,仿佛他本来就叫秃鹤,而不叫陆鹤。
秃鹤的秃,是很地道的。他用长长的好看的脖子,支持起那么一颗光秃秃的脑袋。这颗脑袋绝无一丝瘢痕,平滑得居然那么均匀。阳光下,这颗脑袋像打了蜡一般亮,让他的同学们无端地想起,夜里它也会亮的。由于秃成这样,孩子们就会常常出神地去看,并会在心里生出要用手指头蘸一点唾沫去轻轻摩挲它一下的渴望。实际上,秃鹤的头,是经常被人抚摸的。后来,秃白发现了孩子们喜欢摸他的头,就把自己的头看得珍贵了,不再由着他们想摸就摸了。如果有人偷偷摸了他的头,他就会立即掉过头去研判。见是一个比他弱小的,他就会追已往让那私人在后背上吃一拳;见是一个比他有力的,他就会骂一声。有人肯定要摸,那也可以,但得付秃鹤一点东西:要么是一块糖,要么是将橡皮或铅笔借他用半天。桑桑用一根断了的格尺,就换得了两次抚摸。那时,秃鹤将头很乖巧地低下来,放在了桑桑的目前。桑桑伸出手去摸着,秃鹤就会数道:“一回了……”桑桑觉得秃鹤的头很平滑,跟他在河边摸一块被水冲刷了无数年的鹅卵石时的感应差不多。
秃鹤读三年级时,偶然地,好像是在一个早晨,他对自己的秃头在意起来了。秃鹤的头现在碰不得了。谁碰,他就跟谁急眼,就跟谁玩命。人再喊他秃鹤,他就不再答应了。而且,谁也不能再用东西换得一摸。油麻地的屠夫丁四见秃鹤眼馋地看他肉案上的肉,就用刀切下足有两斤重的一块,用刀尖戳了一个洞,穿了一截草绳,然后高高地举在秃鹤目前:“让我摸一下你的头,这块肉就归你。”说着,就要伸出油腻的手来。秃鹤说:“你先把肉给我。”丁四说:“先让我摸,然后再把肉给你。”秃鹤说:“不,先把肉给我。”丁四等到将门口几个正在闲聊的人招呼过来后,就将肉给了秃鹤。秃鹤看了看那块肉——那真是一块好肉!但秃鹤用力向门外一甩,将那块肉甩到满是灰土的路上,然后拔腿就跑。丁四抓了杀猪刀追现身。秃鹤跑了一阵却不再跑了。他从地上抓起一块砖头,转过身来,咬牙切齿地面对着抓着犀利刀子的丁四。丁四竟不敢再向前一步,将刀子在空中挥舞了两下,说了一声“小秃子”,转身走了。
秃鹤不再快活了。
那天下大雨,秃鹤没打雨伞就上学来了。天虽下雨,但天色并不暗。所以,在银色的雨幕里,秃鹤的头就分外亮。同打一把红油纸伞的纸月与香椿,就闪在了道旁,让秃鹤走已往。秃鹤感应到了,这两个女孩的眼睛正在那把红油纸伞下注视着他的头。他从她们身边走了已往。当他转过身来看她们时,他所见到的情景是两个女孩正用手捂住嘴,遮掩着笑。秃鹤低着头往学校走去。但他没有走进教室,而是走到了河边那片竹林里。
雨沙沙沙地打在竹叶上,然后从裂缝中滴落到他的秃头上。他用手摸了摸头,一脸沮丧地朝河上望着。水面上,两三只羽毛饱满的鸭子,正在雨中游着,一副很开心的神色。
秃鹤捡起一块瓦片,砸了已往,惊得那几只鸭子拍着羽翼往远处游去。秃鹤又接二连三地砸出去六七块瓦片,直到他的瓦片再也轰动不了那几只鸭子,他才收手。他感到有点凉了,但直到上完一节课,他才走向教室。
晚上回抵家,他对父亲说:“我不上学了。”
  “有人欺负人了?”
“没有人欺负我。”
“那为何说不上学?”
“我即是不想上学。”
“胡说!”父亲一巴掌打在秃鹤的头上。
秃鹤看了父亲一眼,低下头哭了。
父亲似乎突然明确了什么。他转身坐到灯光照不到的暗影里的一张凳子上。速即,秃鹤的秃头就映出了父亲手中烟卷忽明忽暗的亮光。
其次天,父亲没有逼秃鹤上学去。他去镇上买回几斤生姜:有人教了他一个秘方,说是用生姜擦头皮,七七四十九天,就能长出头发来。他把这一点告知了秃鹤。秃鹤就坐在凳子上,一声不吭地让父亲用切开的姜片,在他的头上来回擦着。父亲擦得很郑重,像一个想要让顾客动心的铜匠在擦他的一件青铜器。秃鹤很快就感到了一种火辣辣的刺痛。但秃鹤一动不动地坐着,放任父亲用姜片去擦着。
桑桑他们再见到秃鹤时,秃鹤依然还是个秃子,只不过那秃头有了血色,像刚喝了酒一样。
不知是纸月还是香椿,当秃鹤走进教室时,闻到了一股好闻的生姜味,便轻轻说出声来:“教室里有生姜味。”
那时全班的同学都在,大众就一齐嗅鼻子,只听见一片吸气声。速即都说切实有生姜味。于是又互相地闻来闻去,结果是好像谁身上都有生姜味,谁又都没有生姜味。
秃鹤坐在那里不动。当他感应到马上可能就有一个或几个鼻子顺着气味的来路嗅呀嗅的要嗅到他,并要嗅到他的头上时,说了一声“我要上茅厕”,赶紧装出憋不住的神色跑出了教室。他跑到河边上,用手抠了一把烂泥,涂在头上,然后再用清水洗去。这样重复地进行了屡次,直到自己觉得已经完全洗去生姜味之后,才走回教室。
七七四十九天已往了,秃鹤的头上依然毫无动静。
夏天到了,当人们尽量从身上、脑袋上去掉一些什么时,秃鹤却戴着一顶父亲特地从城里买回的薄帽,出现在油麻地人的眼里。
2
桑桑是校长桑乔的儿子。桑桑的家就在油麻地小学的校园里,也是一幢草屋子。
油麻地小学是一色的草屋子。十几幢草屋子,似乎是有规矩,又似乎是没有规矩地连成一片。它们分歧用作教室、办公室、老师的宿舍,或活动室、货仓什么的。在这些草屋子的前后或在这些草屋子之间,总有一些部署,或一丛两丛竹子,或三株两株蔷薇,或一片花开得五颜六色的美人蕉,或爽性即是一小片夹杂着小花的草丛。这些部署,没有一丝刻意的痕迹,仿佛是这个校园里本来就有的,本来即是这个神色。这一幢一幢草屋子,看上去并不高大,但屋顶大大的,里面很宽敞。这种草屋子实际上是很贵重的。它不是用一般稻草或麦秸盖成的,而是用从三百里外的海滩上打来的茅草盖成的。那茅草郁勃地长在海滩上,受着海风的吹拂与毫无遮挡的阳光的曝晒,一根一根地都长得很有韧性。阳光一照,闪闪发亮如铜丝,海风一吹,居然能发出金属般的声响。用这种草盖成的屋子,是历久不朽的。这里的富庶人家,都攒下钱来去盖这种屋子。油麻地小学的草屋子,那上面的草又用得很追究,很铺张,比这里的任何一私人家的选草都严格,房顶都厚。所以,油麻地小学的草屋子里,寒冬是温暖的,夏天却又是凉快的。这一幢幢屋子,在乡野纯净的天空下,透出一派古朴来。而当太阳凌空而照时,那房顶上金泽闪闪,又显出一派华贵来。
桑桑喜欢这些草屋子,这既是因为他是草屋子里的学生,又是因为他的家也在这草屋子里。
桑桑即是在这些草屋子里、草屋子的前后及四面八方来显示自己的,来告知人们“我即是桑桑”的。
桑桑即是桑桑,桑桑与另外孩子不大一样,这倒不是因为桑桑是校长的儿子,而仅仅只是因为桑桑即是桑桑。
  桑桑的异想天开或者做出一些出人意料的离奇的行为,是一贯的。桑桑想到自己有个好住处,他的鸽子却没有——他的很多鸽子还只能钻墙洞过夜或孵小鸽子,心里就起了怜悯,决定要好转鸽子们的住处。当那天父亲与母亲都不在家时,他叫来了阿恕与朱小鼓他们几个,将家中碗柜里的碗碟之类的东西统统收拾现身扔在墙角里,然后将这个碗柜抬了现身,依据他想象中的一个高档鸽笼的神色,让阿恕与朱小鼓他们一起动手,用锯子与斧头对它大加改革。…… 书摘与插图
插图
,曹文轩纯美小说:草房子电子书下载

《曹文轩纯美小说:草房子》电子书下载

此处购买
《曹文轩纯美小说:草房子》
畅销

除了用纯美小说来定义《草屋子》,你简直不知道还找到什么形容词。首先次看完这本书,我的脑袋里只有一句话:怎么可以那么美?世界上怎么可以有那么美的笔墨,那么美的故事,那么美的人物,那么美的,芳草鲜美,落英缤纷的世界。今后,我的心里有了一个叫“油麻地”的世外桃源。桑桑,柳柳,纸月,杜小康,秃鹤,每一私人,他们都是那么好的孩子。最最干净的像小王子一样的杜小康在面临家里的变故后,依然优雅的成长;纸月和桑桑之间那种模糊中纯净的心动感应;还有桑桑最后差点病亡时,纠缠在我心里的疼痛。故事结束了,他们的生活还在不断。我也萦绕在这种氛围里,久久走不出。对草屋子进行描述的那一段话分外美:这一幢幢屋子,在乡野纯静的天空下,透出一派古朴来,但当太阳凌空而照时,那房顶上金泽闪闪,又显出一派华贵来。哪怕是从未听说过,从未见过的我们,似乎也置身在那些有着乡村淳朴气息的草屋子中。能看到那份不事雕琢的美丽。心也忍不住软了起来,很轻易地投入曹文轩为我们营造的这种氛围中来,或许只有在这里,才会产生那么多美丽的故事。
看了多少遍《草屋子》,我爱不释手,随读那一页、那一段,都是一幅美丽纯真的人儿、一幅美丽新鲜的景象,我只能用“美哉!《草屋子》!”来表达我的感想。人的美,景的美,故事的美,意境的美,心灵的美和完全的美,让你无穷珍视那童真、豪无污染、干干净净的少年时代,真的很感激曹文轩老师给了我们一个如此充满诗情画意唯美的空间、豪无杂质风雅的内心。还是曹文轩老师说的“美的力量绝不亚于思想的力量,一个再深刻的思想都可能变为常识,只有一个东西是永不衰老的,那即是美。”终身难忘的小学生活,一则则催人泪下、动人肺腹的故事,使我们又回到了小学年代,物质虽穷乏心态却开心,无忧也无虑,单纯又率真。桑桑,柳柳,纸月,杜小康,陆鹤,一帮多么可爱的孩子们,桑桑、纸月少男少女间无瑕的纯情;养尊处优的杜小康在生活出现磨难时能坦然面对,并承当起生活的重担;最怕人提起秃头的陆鹤,为了学校的荣誉,不惜裸露自己秃的难堪。在那物资溃乏的年代,他们依然优雅安静地生活。
是一真名副其实的正版书,很好,孩子很喜爱!
实在是一步很美的小说,美到了真实,它把人那些微妙的感情,描写的恰到甜头,油麻地的完全就像是我们金色的童年,金色的梦。
刚拿到书,替妹妹买的,不知道她感应怎样

  评论这张
 
阅读(15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