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电子书下载

TXT小说下载,电子书TXT,免费小说下载,电子书

 
 
 

日志

 
 

阿努比斯之门电子书下载  

2009-11-25 15:03:40|  分类: 小说下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努比斯之门》电子书下载

此处购买
《阿努比斯之门》
畅销

阿努比斯之门电子书下载 - 电子书下载 - 电子书下载

阿努比斯之门电子书下载

内容简介 在古埃及神明的注视下,他将从20世纪回到浪漫时期的伦敦……如果时间是一条冰河,冰层上有通往各个时代的洞……
  英语教授道尔接纳狂妄集团总裁的邀请,前往1810年的伦敦去听浪漫时期诗人柯勒律治演讲。阴错阳缺点过“回程”的道尔莫名其妙地被各路人马追杀,落魄一百多年前的伦敦街头。
  诗史上奥密诗人艾希布雷斯该出现却没出现,理当在希腊旅行的拜伦却在街头各处请人喝酒,传说中的杀人魔王“狗头乔”的真正身份又是什么……历史上人文气息粘稠的伦敦,在鲍尔斯笔下蒙上奥密的色彩:有人想召唤神明,重拾古埃及荣光;有人为了天保九如不择法子;至于道尔,他只想知道,这个跟他认知截然差异的伦敦产生了什么事? 作者简介   提姆·鲍尔斯(Tim Powers),1952年生。历史、神话与笔墨的魔法师。   1984年以《阿努比斯之门》荣获狄克奖,1986年以《魔宫晚餐》(Dinner at Deviant’s Palace)再获狄克奖。1993年获得世界奇幻奖的《牌局的尽头》(Last Call),1996年获得星云奖的《留存期限》(Expiration Date),以及1998年再获星云奖的《地震天气》(Earthquake Weather)三本书以现在加州为背景,从新搬演亚瑟王神话并付与新意。 至于2001年为他博得国际恐怖协会奖(International Horror Guild Awards)以及世界奇幻奖两个大奖的新作《宣言行动》(Declare)看似间谍小说,实则摸索挪亚方舟、阿拉伯的劳伦斯之死,以及美苏冷战的真相。   鲍尔斯善于发掘看似等闲无奇的历史事件,揉合神话、传说与文学典故,并从新付与我们本来熟悉的世界全新的风貌。 媒体评述 本书节奏炫目,新奇迭出,作者将历史上的人物、事件和场合逼真再现,并将其交织成绝对狂妄的一幕幕场景。
   ——拜德·赛尔《阿西莫夫科幻杂志》
鲍尔斯把时间旅行、志向复原古埃及荣光的不死术土、伦敦的狼人传说、诗人拜伦和柯勒律治轶事、由怪小丑领军的伦敦地下犯过组织和古埃及神话搅在一起,谱出一首畅快淋漓的历史狂想曲。然而书中完全却又那么天衣无缝,立论严密,证据确凿,叫人不信也难。
   ——灰鹰
提姆·鲍尔斯总是以昏暗和诡异去刺激,去说明作品中到处可见新奇离奇的色彩和风格。
   ——《洛杉矶时报》
跟随提姆·鲍尔斯一出航海,你会看到、听到、品味到、感触到如此多陌生的、前所未见的景致,你再也不会在其他地点看见……没有作者能像提姆·鲍尔斯那样,将书中人物塑酿成举世无双的角色,且能如此逼真。
   ——大卫·布林
提姆·鲍尔斯的名字不容忽视。
   ——《科幻编年史》
布局狂妄,铺陈精巧,电光火石,感人心魄。《阿努比斯之门》是一次大师的演出,也是一场壮丽的烟火,照亮完全。
   ——《伦敦泰晤士报》
鲍尔斯是极少数能塑造出自己最真实特有的风格,最富想象力的作家。
   ——《异域》
本书滑稽而不是喜剧,跌宕而不是悲剧,憾人却不滥情,一见上市,就当立即买下。
   ——C.J.亨德森《耳语》 书摘插图 首先部 毛茸茸的脸
  1 
  在奔流不息的河川里,完全匆匆流过,
  又有什么值得人重视的?
  诚如一私人爱上飞掠的麻雀,麻雀却已不见踪影。
  ——马可奥里略
BMW的司机转过弯道,快捷而平稳地停下车后,“喀嗒”一声关掉头灯。坐在后座的布兰登·道尔弓身向前,瞪着他们适才到达,并以栅栏围起且满布碎石的空地。空地灯杆的电灯亮晃晃的,他还听到附近有重型机械运作的声音。
“我们为何在这里停车?”他有点不抱希望地问。
司机行动敏捷地跳下车,为道尔打开车门。夜晚的空气很凉。
“戴若先生就在这里。”他解说道,随后又加一句,“这个我来拿。”说着便接过道尔的行李。
从希斯罗机场来此的十分钟车程,道尔一直没有发言,但即使他不肯招认对自己的处境几乎毫无所悉,仍压抑不住仓促情绪。“我……呃……依据最初在加州富乐顿与我接洽的那两人的说法,这是……这份工作和山缪.柯勒律治有点关联。”他们俩拖着脚步朝铁丝网栅栏的大门走去时,他换个要领说,“你知道……这终归是什么样的工作吗?”
“戴若先生肯定会向你解说清楚的。”司机在这场接力赛中的事务即将达成,整私人看起来轻松很多,“我想大略是关于一场演说吧。”
道尔停下脚步:“一场演说?他催我连夜赶六千哩路到伦敦,只为了一场演说?”还付我两万美元,他在心里暗暗加了一句。
“道尔先生,我真的不知道。我说过了,他会跟你解说……”
“他近来聘请史帝佛斯·贝纳担负某种职务,和这件事有无关联,你知道吗?”道尔逼问着。
“我不认识贝纳先生。”司机愉快地说,“先生,快走吧,你也知道全面的行程都排得很紧。”
道尔叹了口气不断往前走,当他留意到栅栏上端缠绕着一圈圈有刺铁丝时,心下更感担心。他再小心一看,发现铁丝网络上每隔一段距离就绑着涂鸦过的小纸片和一些细枝,可能是槲寄生。他开始认为先前听到关于戴若跨范畴研讨企业——DIRE——的风闻,可能是真的。“我应当已经说过,”他半开顽笑地对司机大喊,“我可不会玩碟仙。”
司机将行李放到泥土地上,按了门柱上一个按钮。“我想是不需要的,先生。”
栅栏另一边有一个穿制服的警卫匆匆赶来。道尔告知自己,好啦,你脱不了身了。就算你推辞他,至少也能得到五千美元的参谋费——不管接下来事情怎样演变。
一个小时前道尔十分感谢那位空姐叫醒他,请他系上平安带,因为他又梦见瑞贝卡的死。在前半段梦里,他总是一个能预知将来的陌生人,想尽方法要在道尔和瑞贝卡夫妇骑上摩托车之前找到他们,或至少在道尔猛踩那辆老本田机车油门,从海滩大道冲上交流道斜坡投入圣塔安那高速公路之前找到他们,但每次总是失败。每回他的车吱吱嘎响绕过最后一个转角时,总是不幸地恰好看见老机车加快斜转而过,消逝在人造造景的弯道处。通常他都能在这个时刻强制自己醒来,但稍早他喝了几杯威士忌,所以这回他本来可能无法从梦里醒来。
他坐起身来,眨着眼睛环顾宽敞的机舱与其他座位的乘客。灯光明看,只有小窗外点点漆黑——天又黑了,他依稀记得几个小时前才见到拂晓降临于冰雪笼罩的大地。道尔认为搭乘喷射客机旅行实在令人脑筋混沌,既不能像撑竿跳那样一跃而过,还常常让你搞不清现在是何月何日。他上回到英国途中曾在纽约逗留,不过DIRE的行程太匆促无法这么做。
  他在座位上伸了个大大懒腰,有一本书和几张纸从座位前方的折叠式餐桌上“砰”一声掉在地板上,害得走道另一边的女士吓一跳,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并弯腰将东西捡起来。他把文件稍作整理,看见自己剩下的很多空白与胡乱画的问号,不禁怅然怀疑,到了英国,是否就能发掘到柯勒律治的部分数据,这两年来他一直试着为这位诗人写一本完整传记——他当然得使用这趟免费旅行,多做一点自己的研讨。当他把文件收进夹在两腿间的官文包时心里想着,柯勒律治还算容易,真正要命的是,威廉·艾希布雷斯才是完全无解。
适才掉落的书是白礼写的《艾希布雷斯传》。书落地后翻了开来,弄破了儿张泛黄的页数。他将这几页小心地放回去,轻轻将书阖起,用手指掸掸灰尘,然后直瞪着这本无用的书。
他闷闷不乐地想着,纪录艾希布雷斯生平的文献已不是少所能形容。威廉·海兹利特曾于一八二五年为他的作品写了篇简短评述,也附赠供应了一些关于此人的琐事,而艾希布雷斯的挚友詹姆斯·白礼则写了这本详细的传记,由于没有其他数据,这本传记便被视为轨范版本。道尔好不容易补充了一些函件、剪报与警方记录等额外数据,但这位诗人的生平却仍有很多联接不上的间隙。
比如从出生到一八一○年,艾希布雷斯是住在维吉尼亚的哪个小镇?他自己曾一度说是里奇蒙,又曾说是诺福克,但到现在却从未在这两地发现过他的记录。道尔开始推测这名麻烦嚣的诗人在到达伦敦后改了名字,他还找出几个在一八一○年夏天失踪,年约二十五岁的维吉尼亚人的姓名。尽管这本由艾希布雷斯口述,白礼执笔的传记疑点重重,但他在伦敦那几年却是很容易追踪,而一八一一年到开罗的一次瞬间旅行,虽然无法解说,却至少见 据可查。
现在缺少的是全面详细,道尔心想。而某些遗漏的详细却熬煎着道尔的好奇心。比如他可能与一直以来雪利敦所谓的“舞猿狂症”有关——一八○○年到一八一○年之间,伦敦城表里出现了毛茸茸的动物,每次一只,但总数惊人,守旧推断六只,夸张的说法是三百只。这些显然是人类,他们会发现自己突然产生这种痛苦跳跃的症状,甚至会困惊吓过度立刻倒地不起,全身强烈抽搐呈垂死状。斯塔尔夫人说艾希布雷斯有一回喝醉酒,曾透露他对这种特殊疫病知道得虽多,却永远不敢说现身,并且有一点相当肯定:他到达伦敦一周后,曾在针线街附近一家咖啡屋里,杀死这样一只动物。但令道尔烦嚣恼的是,线索到此就断了。艾希布雷斯娃然并没有醉到把整件事都告知斯塔尔,不然她肯定会传述下来,而白礼的传记中对此天然是丝毫未提。
还有,他究竟是怎么死的。天晓得是怎么一回事,道尔心想,这私人一生中树敌无数,但在一八四六年四月十二日当天追踪到他的人,会是谁呢?五月间,有人在沼地中发现他的尸体,虽然已靡烂,但看得出是他,也看得出他是被剑刺穿肚子而死。
活该!道尔沮丧地瞪着放在腿上的书心想,莎士比亚的生平资料都比他多呢,亏他艾希布雷斯还跟拜伦等多位生平记录详细得惊人的作家生于同短促期!也许此人是个二流诗人,也许此人的作品产量少而苦涩,若非海兹利特和渥兹华斯对他做过一些批评,可能早被世人忘得一干二净,而不是只被编录在异常少见的完整诗选当中。但不论怎样,他的一生剩下的应当不只如此。
当飞机因转弯而倾斜飞行时,他从走道另一边的窗子看见伦敦的灯火闪耀起飞,他确定马上就要降落,空姐是不会再送酒过来了。他环视一圈后,偷偷从夹克的暗袋拔出他的扁酒瓶,旋开瓶盖,倒了少许Laphroaig威士忌在他上次饮酒所用的塑料杯中。他收起酒瓶,感应很轻松,还希望能点起一根藏在另一边暗袋中的赫门亚普曼雪茄来抽抽。
他啜饮一口威士忌,面露微笑——这Laphroaig虽然比不上瓶装浓度91.4度的神奇口感,但还是棒极了。他心想,其实这些来自多米尼克共和国的新产赫门亚普曼雪茄,也和当初在加纳利群岛卷制时差异了。
从瑞贝卡之后,我所交往的年轻女性,每个都无趣至极。
他猛地掀开那本旧书,盯着雕版印刷的卷头插画,那是依据托尔瓦森雕塑的半身像所绘的肖像,眼窝深陷、胡子异常浓密的诗人,从画中回瞪他。从雕塑家的作品可以明显看出他身高巨伟、肩膀富厚。威廉,你的时代又怎样呢?道尔心想,雪茄、威士忌和女人都更加好吗?
道尔一度以为艾希布雷斯对他露出嘲讽的微笑……后来,在一阵强烈的晕眩中——他差点要甩掉手中的杯子,紧抓住座位扶手——艾希布雷斯仿佛真的透过一张画,逾越一百五十年的时间,带着轻蔑消遣的脸色看着他。
道尔用力地摇摇头,再次把书阖上。他告知自己:当你认为一个死了一百多年的人,好像在画像里对你眨眼的时刻。这样你就知道自已累了。
 …… 书摘与插图
插图
,阿努比斯之门电子书下载

《阿努比斯之门》电子书下载

此处购买
《阿努比斯之门》
畅销

  评论这张
 
阅读(5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