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电子书下载

TXT小说下载,电子书TXT,免费小说下载,电子书

 
 
 

日志

 
 

D:死亡余韵电子书下载  

2009-12-15 11:48:14|  分类: 小说下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D:死亡余韵》电子书下载

此处购买
《D:死亡余韵》
畅销

D:死亡余韵电子书下载 - 电子书下载 - 电子书下载

D:死亡余韵电子书下载

内容简介 一个秋日的早晨,金西·米尔虹的任务所来了一名奥密的访客。
这名自称阿尔文·利马尔多的中年男子,拜托金西·米尔虹替他转送一张两万五千元的支票给一名年仅十五岁的少年托尼·加恩,却不告知背后详情。接下这项不明任务的金西,在发现自己收了一张空头支票之后,逐渐追查出这名奥密客人的真面目。但在得知他身分的同时,他的尸体却被人发现漂浮在海面上。
随着探问的展开,金西得知他出事前曾与一个金发女郎一起从酒吧离去。但是,他身边每一个与他有恩仇纠葛的女人都留着金发,并且在她们当中,有人起誓要让他下地狱接纳惩罚。经过整理种种令人困惑的线索,金西开始逐渐迫近事件的内核…… 作者简介 苏·格拉夫顿一九四〇年出生于美国肯塔基州路易维尔市,是一位杰出的小说家和电视剧作家。格拉夫顿的创作天赋在早期小说及长篇剧作中已初现头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期,她甚至将阿加莎·克里斯蒂的英国作品改编为充满美国风情的电视剧集。   一九八二年苏·格拉夫顿推出的“金西·米尔虹探案系列”,每部作品皆按英笔墨母的排列按序命名,其创新手法一直为推理小说迷津津乐道。格拉夫顿应用人物侧写的手法,有效地拓展了侦探小说的视野,让人物回归为小说的首先主题,同时也使波折的情节有更进一步的深化空间。其作品笔触果断、情节多变,读来令人大叫过瘾。   字母系列首部作品《A:不在现场》入选美国推理作家协会(MWA)评出的最经典的一百部推理小说,《B:窃小偷》和《C:尸体》接续经办两届安东尼读者票选最佳小说奖和夏姆斯奖。二〇〇八年,苏·格拉夫顿获得英国犯过家协会给与的卡地亚钻石匕首奖;二〇〇九年,荣获“爱伦·坡”终身大师奖。她的小说被译为二十六种语言版本,风行全世界二十八个国家,到现在出售记录达数百万本,堪称侦探小说界的热销大师。 书摘插图   1
  后来,我才知道他的本名是约翰·达盖特,但那天他走进我的办公室时可不是这样介绍自己的。乍见他时,我就感应有些事不太对劲,却不能确定具体是什么事。达盖特拜托我做的事情非常容易,只是他在支出我的探问费时有些不太痛快。而一个为自己工作的人,例如我,绝不会对这种事掉以轻心,因为一旦你报出的廉价在镇上传开之后,你得明确的头一件事即是,每私人都市觉得原来你的探问费用可以这样低廉。对我而言,工作的目标不过是换取一些报酬,只是后来我才发现,其实从达盖特走进我办公室的那一刻起,我已经卷入了一场纠葛,以至于现在我的心头还覆盖着一些挥之不去的暗影。
  我叫金西·米尔虹,是一名私家侦探,从业执照在加州领取,办公地方是圣特雷萨镇上的一间小办公室。我现年三十二岁,一直在这座小镇上自糊口路,离过两次婚,现在仍是独身。需要招认的是,有时我的脾气是有些暴躁,但大多半状况下我的性格还算温和,只不过对独立生活有着差异寻常的剧烈欲望。我能够按时付清账单,遵纪守法,并且我觉得其别人也应当这样做。就公法问题而言,我是个纯正主义者,其实我也很会说谎,不仅如此,我甚至可以把诳言编得很圆。
  万圣节过后十月的一天,天空澄澈,阳光充裕,天气却很凉快,有点像美国中西部的秋季。开车进镇时,我似乎闻到了淡淡的炊烟味,甚至还希望能看见干枯发黄的树叶。事实上,目前仍然是一排排古老的棕榈树和生气勃勃的绿色。夏天炙热的气息已经退去,雨还没有下——加州范例的反季天气,尽管如此,秋高气爽的感应让我非常愉快,或许下午我可以开车去靶场找找乐子。
  那是一个星期六,我上午来到办公室后办理了一些琐事——付账单、取出了当月的财政报表。我拔出计算器,在打字机上插进几张纸,不一会儿,四份打印好的财政报表便出现在办公桌上。那时我全神贯注,直到听见清嗓子的声音才发现有人站在门口。这个情景就好像在看报纸时,一只蜘蛛忽然从报纸中爬现身一样,吓了我一跳。显然,己方看到我的反映倒觉得很有趣。我用手轻轻地拍拍胸口,让自己复原镇静。
  “我叫阿尔文’利马尔多,”他说,“如果吓着你了,我很抱歉。”
  “没关系,”我答道,“我没注意到你站在门口。你是来找我的吗?”
  “是的,如果你是金西·米尔虹的话。”
  我站起身,和他握了握手,请他坐下。我的脑海中飞闪而过的首先印象是,他可能是个流浪汉。但再次巡视他后,我发现这种主张其实毫无依据。
  他看上去五十多岁,面容憔悴,下巴在他又瘦又长的脸上显得分外突出。他一头灰色短发,身上散发着柑橘古龙水的香味,一对褐色的眼睛透出深邃而锋利的目光。他的手掌很大,手指又细又长,关节处的骨骼十分明显。他穿着一身绿色的西装,这身衣服虽然并无破损之处,但瘦瘦的手腕处袖口长了两英寸且没有缝边,因此让人首先眼看上去觉得他有些邋遢。他手上拿着一张叠起来的纸片,局促不安地抚弄着它。
  “有什么事需要效劳吗?”我问道。
  “我想请你帮我把这个交给一私人。”他把那张折起来的纸抚平后放在我的办公桌上。这是洛杉矶某家银行开出的一张金额为两万五千美元的现金支票,支票上的日期是十月二十九日,收粟人名叫托尼’加恩。
  我尽量克制住自己的惊讶,坐在面前的这私人可一点也不像经济富裕的人,不过有可能是他原来向加恩借了这笔钱,现在再偿还。于是我问道:“能告知我他做了什么吗?”
  “我不走运的时刻他帮过我。”
  “为何你来找我?”
  他微微一笑:“一个律师办理这类事的收费轨范是每小时一百二十美元,我想你的收费可能会低得多。”
  “快递服务的收费也很低,”我驳倒道,“而如果你亲自去送的话,收费天然会更低。”我知道目前说这种话有点不适时宜。但是,我切实不解析他为何需要雇用一名私家侦探去做这件事。
  阿尔文清了清嗓子:“我试过,但我不知道加恩先生现在的住址。他从前住在斯坦利广场,但又搬走了。今日早上我路过那儿的时刻,屋子里空无一人,那儿似乎已经有一段时间没人住了。我希望有人能找到他,并帮我把这笔钱转交给他。如果需要,我可以预付一部分费用,你看需要先付多少?”
  “这恐怕要取决于加恩先生的行踪了。征信所或机动车管理厅可能有他现在的地址。电话询问也会有协助,但都需要时间。一小时三十美元,怎么样?”
  他取出一本支票簿,开始填写支票。“先付两百美元?”
  “四百美元吧,如果实际费用没有这么多,我会退还给你的。并且我的从业执照也可以证明我的信誉。当然,如果你能再多透露一些状况,我会达成得更快。”
  他接下来所说的那些话初听起来像是事实,但我深远之后才醒悟过来,原来我陷入了一个圈套。虽然我也善于说谎,但我从没想过事实当中能掺杂如此之多的谎言,因此轻易地相信了他。
  “我犯了法,蹲过牢狱。被捕前,托尼·加恩帮了我。他那时不了解我的罪行,因此不是我的合谋,我担保。总之,我欠别人情。并且,你也不会因为帮我这个忙而成为我的合谋。”
  “你为何不亲自送给他呢?”
  他踌躇了一下,我那时觉得他是有点害羞:“要知道,就像查尔斯·狄更斯的小说《远大前程》中写的那样,他可能不大喜爱接纳来自一个犯人的回报。人们对于蹲过牢狱的人总是抱有偏见。”
  “如果他不愿接纳匿名捐赠呢?”
  “你可以退回支票,剩下报酬。”
  坐在椅中的我对这笔钱的摘自发生了疑问,因此,在开口问他的同时,我也在问自己一个相同的问题:“如果一直在服刑,你是怎么弄到这么一大笔钱的?”’’
  “圣安妮塔跑马场。按理说,我现在还在假释期,不应当去那儿赌马,但我实在抵挡不住引诱。这也是我把钱交给你的另一个原因。
  我是个赌徒。只要身上带着钱,我肯定会他妈的花光的。请见谅我说脏话。”他不再发言,而是看着我,等着我问问题。很显然,除了解答我的疑虑外,他不会再多说什么,并且他浮现得非常有耐心。后来我意识到,他这样做是为了使我更相信他的谎言。这种游戏肯定让他很快乐,毕竟,说谎骗人对某些人来说是一件有趣的事。
  “你入狱的罪名是什么?一我问。
  他低下头,看着自己放在膝头上宽大的双手,柔声说:“我觉得此问题和这件事没有任何联系。这笔钱是干净的,是我自己挣来的。如果你不安,我可以告知你,我没有借助任何非法行为得到这两万五千美元。”
  毫无疑问,我很不安,但我也在考虑自己是否太过苛求。表面上,他的请求并无不妥之处,因此我很谨慎地考虑着他的请求,也想知道,那位托尼·加恩究竟帮了他多大的忙,居然能得到这样一笔丰厚的回报。不过,我心想,只要整个过程中没有犯法的事情,和我又有多大关系呢。我的直觉告知我应当推辞他,不过,明天我又该缴房钱了,尽管我的支票账户里有存款,但有意外之财又何乐而不为呢?总之,我实在找不出推辞的理由。“好吧。我可以办理这件事。”我说。
  他点了颔首,说:“很好。”
  我坐在椅子中,看着他在支票簿上签了名。他撕下支票递给我,然后把支票簿塞进衣服内袋:“我的地址和电话号码都在支票上,你可以随时和我联系。”
  我从抽屉中抽出一份协议,填好后交给他签名,然后我记下了他所知道的托尼·加恩的近来的住址,是在圣特雷萨北边的科尔盖特镇。此时,我忽然隐约地发生了一丝不安,甚至希望我基本没答应他。但既然协议已经签了,就得执行,况且我也相信自己能够做好。我心想,就这么一件小事,能有多麻烦嚣呢!
  我起身送他到门口时才发现,他原来比我高得多,与只有五英尺六英寸的我比拟,他的身高可能是六英尺四英寸。阿尔文停了下来,手放在门把手上,看着我说道:“还有一件关于托尼·加恩的事或许应当让你知道。”
  “什么?”
  “他今年十五岁。”
  我站在原地,怔怔地目送着阿尔文·利马尔多走远。那时我就该明确这件事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应当叫他归来。可是,我只是合上门,回到办公桌旁。一想到他离去前对我说的那句话,我又激动地走向阳台,打开阳台的门,试图从街上熙来攘往的人群中找到阿尔文.利马尔多的身影,可是他已然无影无踪。我烦嚣恼不已,只得摇头作罢。我将那张现金支票收在文件柜中,周一银行开门后,我会将支票存进银行的保管箱里,直到某一天我找到托尼·加恩,交给他支票,可是,他真的只有十五岁吗?
  正午时分,我离去办公室去停车场取车,这是一辆老式的大家车,锈迹斑斑。如果你想买一辆车去飙车,绝对不会选择这种车,但对于一个私家侦探而言,这或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有时我的工作只是整理零乱无章的文件,做做背景探问和跟踪,或是为一些律师准登记例资料。现在,我的办公室在我从前工作过的加州信实保险公司大楼里,我偶尔会为他们做一些探问,而作为回报,这家公司也供应了一套带有阳台和两个房间的办公室,让我得以不断我的侦探工作。
  路过邮局时我寄了一封信,然后去银行将阿尔文·利马尔多支出的四百美元存入了我的支票账户。
  四个工作日后,我在周四收到了银行的信函,通告支票已被退票,银行记录显示,阿尔文·利马尔多的账户已经注销。为了证明这一点,银行在支票上加盖了紫色的印戳。
  怎么会这样呢?
  我的账户被借记了四百美元,别的还收了三美元的手续费,这显然是在提示我往后不要再和那些负债不还的人打交道了。我拿起电话,按支票上所写的号码打给阿尔文·利马尔多,电话没有接通。我本该能干一些,在把支票问题解决好之前,暂且搁下寻找托尼’加恩的事,但我怎样才智换回一张有效的支票,又怎样办理那银行里存着的两万五千美元呢?现在,要交给托尼-加恩的支票已存进我的银行保管箱,除非我拿到部分酬劳,不然这项拜托对我而言没有任何达成的必要,我也不会再不断寻找托尼·加恩,给他支票。理论上,我可以给阿尔文·利马尔多寄封信,不过我不安寄出的信又像支票一样被退回。那时我又该怎么办?一番痴心妄想之后,我还是决心开车去洛杉矶找阿尔文。动作越快,机会越大,这是我在探问过程中发现的一个真理。
  我在一本洛杉矶街道地图中寻找着他的地址。在地图上,他留的地址不像是在一个街区里。我看了看表,十点一刻。开车到洛杉矶要一个半小时,然后可能要用一个小时才智到他家,找到他,换回一张支票,匆匆匆忙吃一顿午饭,然后再用上一个半小时开回圣特雷萨。这样我大略能够在三点半至四点回到办公室。时间也不仓促。这样做虽然很麻烦嚣,但很有必要。因此我决心,最好还是不要再发抱怨,而是立刻动身前往洛杉矶。
  十点半时,我已启动汽车上路了。
  …… 书摘与插图
插图
,D:死亡余韵电子书下载

《D:死亡余韵》电子书下载

此处购买
《D:死亡余韵》
畅销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