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电子书下载

TXT小说下载,电子书TXT,免费小说下载,电子书

 
 
 

日志

 
 

图南志(上、下)(史诗气质直逼《大明宫词》)电子书下载  

2009-12-23 11:39:12|  分类: 小说下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图南志(上、下)(史诗气质直逼《大明宫词》)》电子书下载

此处购买
《图南志(上、下)(史诗气质直逼《大明宫词》)》
畅销

图南志(上、下)(史诗气质直逼《大明宫词》)电子书下载 - 电子书下载 - 电子书下载

图南志(上、下)(史诗气质直逼《大明宫词》)电子书下载

内容简介  她是皇朝的长公主,他是居高临下的昭王,他们是一对相依为命的姑侄。
  风雨飘摇的华唐末世,这一对姑侄在皇权中心步步为营,饱经风霜……于是,从没完没了的政变中全身而退,远离险恶朝堂,从头拓业,收拾破旧山河,便成了他们一生的事业。
她除了是他的姑姑以外,还是他一生的倚仗,是他立命的基本,更是他全面情感的归依。她的身影贯穿了他的生命历程,直到人生苦海的对岸。
皇图霸业,江山在握,都是空的,他真正想伸出手去握住的,不过是她的手罢了。
他们的一生爱恨交织,千回百转,他要如何才智再次握住她的手,与她比翼齐飞? 作者简介 张晚知,湘楚山野之女,文理皆户废之材,爱青山碧水之秀,慕沙漠草原之旷,兴趣遍及,而好贪清新,难以持久,唯有写作一项,虽然诗词浮浅,文不堪读,却乐此不疲。   曾出版作品:《凤还巢》《当御姐遇上正太》《换我凝眸》。 索引 楔子
首先卷 鲲潜
 首先章 东风恶
 其次章 宫门变
 第三章 芙蓉宴
 第四章 雏鸾引
 第五章 夏夜寒
 第六章 月钩沉
 第七章 迷雾重
 第八章 乱纷纭
 第九章 针锋对
 第十章 初询意
 第十一章 解君心
 第十二章 平生志
 第十三章 谋废立
 第十四章 童子欢
 第十五章 干戈起
 第十六章 风云变
 第十七章 鸾初啼
 第十八章 首都乱
 第十九章 困兽斗
 其次十章 定风浪
 其次十一章 败者寇
 其次十二章 存亡决
 其次十三章 帝星晦
 其次十四章 隐王故
 其次十五章 识险恶
 其次十六章 见新君
 其次十七章 回圜地
其次卷 鹏起
 其次十八章 东京行
 其次十九章 立军心
 第三十章 安水师
 第三十一章 四海志
 第三十二章 青梅弄
 第三十三章 枰天下
 第三十四章 长贵主
 第三十五章 少年游
 第三十六章 鹏雏翼
 第三十七章 乐还家 
 第三十八章 共老约
 第三十九章 估客趣
 第四十章 情初萌
 第四十一章 两心隙
 第四十二章 乱初生
 第四十三章 苦肉计
 第四十四章 春已深
 第四十五章 上巳日
 第四十六章 诉衷情
第三卷 图南
 第四十七章 错中误
 第四十八章 春雨长
 第四十九章 哀国殇
 第五十章 复国志
 第五十一章 休相负
 第五十二章 勤王师
 第五十三章 取博州
 第五十四章 天命寄
 第五十五章 砺兵锋
 第五十六章 闲念书
 第五十七章 雪夜梦
 第五十八章 退隐心
 第五十九章 婚姻许
 第六十章 邯郸行
 第六十一章 依稀旧
 第六十二章 斩情孽
 第六十三章 无媒婚
 第六十四章 洞房恨
 第六十五章 冬至寒
 第六十六章 相看厌
 第六十七章 边关急
 第六十八章 尉州城
 第六十九章 翔鸾卫
 第七十章 人心向
第四卷 归虚
 第七十一章 谁与共
 第七十二章 陌路客
 第七十三章 帝师殒
 第七十四章 噩讯来
 第七十五章 太后崩
 第七十六章 暗潮急
 第七十七章 裂痕开
 第七十八章 天子婚
 第七十九章 册立礼
 第八十章 针锋对
 第八十一章 负恩德
 第八十二章 有情痴
 第八十三章 刀兵向
 第八十四章 同存亡
 第八十五章 共患难
 第八十六章 存亡别
 第八十七章 两败伤
 第八十八章 一线转
 第八十九章 爱恨缠
 第九十章 又一村
 第九十一章 临别语
 第九十二章 永夜茫
 第九十三章 海外风
终章 一生守 书摘插图   秋风乍起,凉意侵室,含元殿里,药香弥漫,那重现华朝盛世,被朝野誉为光兴明主的年青帝王,正由内侍扶着,缓慢的喝着汤药。
堪堪而立之年,他的双鬓已然霜染雪侵,星点花白,双颊深陷进去,不见丝毫血色,形容枯瘠,只有那双眼眸,却依然清朗不乱,幽深如海。
一碗药尽,内侍递上绢帕,他轻轻的拭去唇边的药渍,喘了口气,问:“乔狸,长公主来了吗?”
扶着他的内侍回答:“奴婢刚刚出去的时刻问过了,据报长公主的车驾昨天已经进了洛阳安眠,大意明天就能回宫。”
他的眼睛倏然一亮,振臂起身,急声道:“快,叫人给朕洗浴更衣,把殿上的门窗统统打开,细细洒扫,别留着药味。”
乔狸惊道:“陛下,长公主昨天才进的洛阳,最少也要明捷才智回宫,您现在不用急着准备。”
他摇头:“他人从洛阳行到长安,需要三天,在她来说,却是两天时间足够了。”
乔狸依然没动,只是细声说:“纵然长公主此刻就能归来,陛下您也不用洗浴更衣。太医署的医生们说过,您现在不能受寒,只宜静养,应当尽量减削洗浴次数,更别提开窗吹风了。”
他挥了挥手,低低的笑了:“乔狸,你难道还不明确么?朕要死了,却不能让她看到这副缠绵病榻等死的窝囊样。”
乔狸沉默不语,趁转身的时机,垂头将眼里的水迹抹去,支使宫人侍者准备兰汤,侍候天子洗浴更衣,束冠佩玉。一应执掌停当,乔狸才道:“陛下,好了。”
他轻轻点头,走出含元殿,摒开从侍的扶助,站在含元殿廊前那高耸平整的墩台上,极目眺望,目光所及,只见重檐庑殿顶的大殿屋脊两端矗立着高高的鸱吻,屋檐重重翼展。宽阔而长久的龙尾道从层层台基里伸出,平直前指,却为厚厚宫门阻隔,叫人无法一眼望尽。
突然,远处宫门层层打开,一骑飞奔直入,天高云淡,蓝空如洗,那一骑尘凡,流星飒沓,方兴未艾,似霞似锦,漫逼入眼。
他的眼睛悠然一亮,眉宇间笼上一股差异于病态的别样神采,望着那翻身下马,登阶而来的女子,微笑:“你终于归来了。”
她一步一步走上墩台,目光从他整洁的服饰上移,最后落在他脸上,问:“召我何事?”
他没回答,只是对着她伸出手去,但她双目微瞑,退开几步,对他脸上的恳切脸色视如无睹。
他的体力已经不够以支撑他多作纠缠,只能黯然垂手,自嘲的低叹一声,旋即抬起头来,望着她,轻声说:“汝娘,这么多年,对不起!”
这么多年,他自私任性,贪婪霸道,累她被人咒骂污辱,百口莫辩,陷入万劫不复之地,生不如死,却从未有一字言悔,何以今天突然示弱?
她一怔,冷笑:“何必假意,有事直说。”
他只认为舌底苦意漫延,直直的渗入心里,苦得他似乎连全面的话都忘了,望着她堆霜积雪的冷态,心底深深感叹。明知她不行能动容,明知她不会动心,明知她对她有恨薄情,却偏偏忍不住奢望,舍不得放胆,即使明知悖德失道,仍然强求。
一短期,他的身体晃了晃,却又强行站定,苦笑:“汝娘,难道你竟真的恨我至此,哪怕我要死了,你也不肯见谅么?”
她却不信他真这副服饰修洁,昂然挺立的神色竟真的会病重不治,冷答:“这样的话,等你真的死了,再对我说吧!”
他的心阵阵的绞痛,却又不自禁的松了口气:她果然是恨他的,恨到这样的地步,这样也好,至少他死了,她不会太伤心。
她仍在追问他召她何事,他笑了笑,说:“我在昨天的大朝会里,下旨将军政决断之权移交到太极宫,由你监国摄政,决心皇统。汝娘,这副江山重担,从此又要累你承当了。”
她错愕无比,抬头待要再问什么,却见他虽然站着,却危如累卵。她下意识的伸手,想扶住他,可手抬高几寸,却又飞速收回,冷笑:“你还想骗我?”
远远站着的乔狸想冲上前来扶住他,却又想起他的命令和愿望,忍了又忍,才没有上前,而是对她跪了下去,重重的叩首:“殿下,陛下没有骗您!陛下连年旧疾新病心伤并发,心力交瘁,连医生们束手无策,都说是……说是……岌岌可危!殿下,陛下召您归来,其实是……其实是……在付托……他是不愿让您看到他病重的神色,才强撑着现身迎您的!殿下……”
他想制止乔狸的话,却已无力抬手,也无法出声,目前一片懵懂,隐约看见墩台的青石当面而来。
她看着他颓然倾倒,看到他想不断站稳却终不能如愿的用功,终于相信他是真的,要死了!
他右手微微前伸,似乎想拉住她,只是却已经无力跨过他们之间的鸿沟,只能看着她,静静的,似乎在笑,又似乎悲凄。
他的目光与她相对,那已然蒙上了一层阴翳的眼眸,盛满他的心事,温柔而悲苦。
他要死了!
她静静的看着他在她面前缓缓倒下,在心里发出一声无意义的呢喃。
这私人,他要死了!
他与她相依相持半辈子,他和她一起学武,他和她一起修文,他和她一起从刀剑枪林里走现身,他和她一起流亡流离,他和她一起重整华朝的破败江山。
他从前叫她一声姑姑,他是她拉下手扶起来的少年天子,他和她曾经约定,用十年打天下,十年治天下,十年养天下,然后他们再不理政务纷争,余生相携观光天下。
现在约定的时间,才过了十五年,可他就要死了。
不管是他待她的情义,还是他害她的凶暴,又或是他伤她的悖德之举,都将随着他的丧生也云消雾散。
她曾经用最恶毒的语言咒他去死,可他却没有死,她一直以为在她死之前,他是不会死的。
如果他真的死了,她就可以轻松了,可是为何,想到他将要死去,她却突然惊慌至此,惊骇至此,仿佛整颗心都突然被掏空了一般,没有喜悦,没有欣慰,更没有畅快。只有那想象不到的空虚,酸楚,疼痛。
他就要一切仆倒在她身前了,她想静静的看他倒下,却在他真要倒在青石地面的短期,不由自主的伸出手去,用尽力气将他接住,喉头不受有效监管的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五郎!”
他听到她发自肺腑的这一声凄叫,不知从哪里又生出一股力气,将已经沉重闭合的眼皮再次撑起,看到她满眼的惊骇恐惧,顾虑心痛。
一短期,他读到了她内心深藏的秘密,不禁舒怀:汝娘,汝娘,你终不是,对我薄情!
他因为久病而神销骨立的枯瘠形容,便因为这短促的欣慰舒怀,而绽放出一抹明亮的浅笑,眉目间,旧日神姿神俊依稀可见。
他竭尽全力,抓住她鬓边落下的一缕青丝,含笑低语:“汝娘,我不需要你为我的死而伤心,我只要记得我的生命的每一刻,永不忘怀。因为你的心是我活着的最好的地点,在那儿,没有人能非议我们的爱情。”
她错齿,森然冷笑:“你休想把我拖进这悖德逆伦的孽情里,却抽身离开。你若敢死,我会将你挫骨扬灰,毁史灭书,叫你彻底消逝无踪,永不记起!”
  首先章 东风恶
流矢催时,清凉阁左侧角落的水钟里标时的箭尖指到午时,漏斗翻了个转,荧惑铜架上的银钩,滑下钟台的铜珠落进钟下的蟾口里,铛铛的发出一串嗡响。
授课的老师郑怀中止讲解,喝了口茶,对瑞羽说:“今天课时结束,下学闲暇,殿下也应勤勉为学,温故知新。小暑休沐后上学,我将设卷考试经义策问,望殿下慎之。”
瑞羽俯首行礼,拜谢老师的授业解惑:“谨受教。”
她虽是华朝太祖嫡派传承到现在的独一嫡派血脉,身份贵重,被尊为长公主,连当今天子也要礼让三分。但这位老师是她的祖母李太后亲自请来的隐士,学识胸襟都差异俗流,她也十分佩服,所以礼数周到,从不因身份而对他有所慢待。
郑怀微微点头暗示,目光转到她傍边的空席上,眉头皱了皱,但却没有发言,拂衣离开。
瑞羽的目光也往那空席上溜了一眼,垂手侍立,待老师出了殿门,才招手把门外侍立的典侍青红叫来问他:“东应呢?”
青红也满面不解:“我已经派人去找了,但千秋殿那处一直没有消息。”
瑞羽大皱其眉:“难道他嫌天气热,逃课了?”
两名执扇的侍女见她热得晕生两靥,额头见汗,赶紧用力摇扇,青红将手里的紫竹白绸伞打开,挡住炽烈的阳光,一面替东应辩白:“昭王殿下从来勤学,寒暑无阻,怎会逃学?大意是刚刚出去遇到什么事耽误了吧。”
瑞羽想想也是,心里更认为奇怪,正自揣测他处处去了何处,突见西海边沿的柳堤上有人狂奔而至,却是东应身边侍候的内侍乔狸。
乔狸满面仓惶,远远的看见瑞羽,便纵声大叫:“长公主殿下!殿下!”
他跑得急,一叫喊分神,不妨脚下落了一根柳枝,将他绊了个狗啃泥,他也赶不如爬起身,顺势滚下堤坡,冲到瑞羽面前。
瑞羽见他形容如此狼狈,心中一紧,喝道:“乔狸,何事如此慌张?”
乔狸满头汗水灰尘,一张脸花猫般,也顾不得擦一擦,急声道:“殿下被东内那处带走了!”
华朝立国之初,建宫室和台阁理事之所“长安宫”在首都西侧,后因长安宫的宫室和台阁狭小不敷利用,历任天子又在长安宫东首兴建“明光宫”补益,人称“东内”,权力渐次东移。逐渐演形成天子居东,太后携失宠后妃皇子龙孙居西的格局。
因华朝不禁后妃公主干涉政事,遇到天子暗弱或者太后强势之时,两宫频频争握至尊权柄。故而东西二内,除非当真母慈子孝,不然极少来往相通。
而现下的东西二内,因为近十五年来,皇权更迭变幻,十年里换了三任天子,现任天子唐阳景乃是宫中大阉从估客里搜寻现身,迎立的没落皇孙,与西内的李太后和长公主瑞羽、昭王东应的血缘疏远,亲情亦淡漠。
李太后从来不问政事,只管教养瑞羽和东应,西内大门锁闭十几年,除掉祭祀大典,平凡难得一开。名分高尚的太后都以此评释不与争权的姿态了,东内的唐阳景怎会不识趣?
  …… 书摘与插图
插图
,图南志(上、下)(史诗气质直逼《大明宫词》)电子书下载

《图南志(上、下)(史诗气质直逼《大明宫词》)》电子书下载

此处购买
《图南志(上、下)(史诗气质直逼《大明宫词》)》
畅销

  评论这张
 
阅读(2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