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电子书下载

TXT小说下载,电子书TXT,免费小说下载,电子书

 
 
 

日志

 
 

《奉旨休夫》电子书下载  

2009-12-02 15:59:49|  分类: 小说下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奉旨休夫》》电子书下载

此处购买
《《奉旨休夫》》
畅销

《奉旨休夫》电子书下载 - 电子书下载 - 电子书下载

《奉旨休夫》电子书下载

内容简介   从等闲女生变身绝艳公主;从男友被小三抢走,到免费得赠倾城驸马、如云美男绕膝争宠……容琦死也值了!但死不能解决问题,做梦天然也不行,只有穿越!穿越!穿越!
  堕落生活来得太快,推辞堕落实在很难。白捡的“后宫”中,弱水三千,是只饮一瓢,还是悉数保藏?抑或是,弃满园春色而取溪旁奇葩?
  皇帝多疑,政权不稳,权臣舞弊。老天赐的公主身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是安逸享福,还是替君排忧解难?抑或是,舍其一而得天下? 作者简介   云霓   O型血,魔羯座,初中时代开始创作,2003年开始接触网络文学,并开始在各大纸质媒体发表文章。   已经出版的作品有:《满朝文武爱上我》《穿水晶鞋的女巫》《金宫》等。 索引 楔子
首先章 长公主
其次章 早朝
第三章 惊魂
第四章 赞画
第五章 出府
第六章 亲疏
第七章 阴谋
第八章 晋王
第九章 信函
第十章 交战
第十一章 风疹
第十二章 布局
第十三章 密旨
第十四章 夜宴
第十五章 初情
第十六章 问情
第十七章 再遇
第十八章 爱憎
第十九章 抉择
其次十章 赴约
其次十一章 变局
其次十二章 心动
其次十三章 入瓮
其次十四章 宫变
其次十五章 情怯
其次十六章 出宫
其次十七章 沦落
其次十八章 真相
其次十九章 选择
第三十章 死生
番外一 长虫记
番外二 身世记
番外三 忙碌记
跋文 媒体评述 《奉旨休夫》,其实在看这篇文之前,印象最深的是这本书的宣传语:“满朝文武惊魂夜,公主无敌乱首都。”一句宣传语能让大众记住,即是胜利。文里天然少不了美男,例如附马爷东临奕、安定将军(也即是二少)、不顺手少年瑞、墨染小黑羊和小猫男,可谓各有各的可爱之处……   可是偶竟然总挂着亡国小皇帝楚亦,这般孤独、血腥又凄怨的人物,似乎纵是全面人都处身阳光之下,唯有他只会寂静地坐在极致的黑暗之中,悄悄伸出一只手,握着容琦的手。偶一直感应,这份爱是绝对超乎兄妹的,他守护她,最终却被她守护,他是一国之君,可是他依赖他,像溺水的人抓住浮木般地去依赖,容琦竟然是他的生命支柱。那晚他把吉服穿在自己的妹妹身上,拉她去坐那龙椅,有谁知他心里究竟在想什么?太特别了,因此偶竟然放不下,眼睁睁看他失了国,真的,偶好想给他一些赔偿。   还有文静初,那种睿智与淡然,那不能动的双腿,那不忍舍的武功,还有他含笑淡淡地问公主:“你今晚点了我侍寝?”哈哈!想他的神情,肯定很精彩,怎知他心里不会有守候?想起那小丫环,“她就眨巴眨巴那双鹿眼,露出同情且不忍的样子,缩起脖子说:文公子首先次侍候……”哈哈,看一次,笑一次!              ——读者 小爱的心态碎片   总得的来,说云霓的文是很好的,从《满朝文武》到《金宫》,再到《奉旨休夫》,写得都精彩绝伦。不管是人物刻画还是整篇文的通篇布局都张弛有度。                ——读者 小乔悠悠 书摘插图 首先章 长公主
公主?!容琦乍听到这个称呼,半天缓不过神来,难道她竟然误打误撞成了公主?
长公主的府邸原本即是京师里很多八卦的源头。
她府里养着的三百赞画个个是有风流之姿的美少年。
即便她糊涂到肆无忌惮,仍旧得先帝、新皇钟爱,是独一一个能出入朝堂的女子。
即是这位完夏国公主,恃宠而骄在朝堂之上做出一件惊世骇俗的事,她张口向皇帝讨要驸马,那驸马竟然还是个打入天牢的死囚。
容琦之前还以为自己大略是看了太多的穿越小说,竟然稀里糊涂地做起穿越梦来,但是这个梦也太真实了,简直就像她真的到了古代~样。
更让她难以接纳的是,她只是一个在空中动荡的魂魄,她看着繁荣的街道和往来的人群,然而没有任何人能看到她。
老天跟她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原本嘛,穿越是后当代的衍生词,是虚构的,现实中基本不行能产生这种事。
死后转生,灵魂出窍,投胎,这些才是正途,黄泉路上大众都刺探着奈何桥的目标,只有她还不死心,真的想做旷古穿越首先人,同行的几个老鬼都笑她太孩子气。
因为适值大好的青春年华,她还不想去死,等真的过了奈何桥,想回阳世都来不如了。
容琦半途中脱离了队伍,在空荡的街头游荡了久远之后,她从新陷入了黑暗,然后又不知过了永世,她终于见到了久违的光明。
那光芒不知道是来自那两支红红的蜡烛,还是蜡烛傍边那个散发着熠熠光芒的容颜,她甚至还来不如细想,整私人便被超大的力量吸引,一下子飞了起来,然后重重地摔入黑漆漆的漩涡当中。
容琦一惊醒过来时,完全都变得差异了。
身体从新有了知觉,不过整私人像是被冻僵了一样,要缓慢地才智融化。只是眨眼之间,她已经再世为人,这种感应难以言喻。
被褥间带着一丝软软的香气,容琦感应四肢百骸有温暖的气息在流动,整个房间充斥着一种闲逸的气息,与之前她在空荡的街头游荡比拟,简直有着天差地别。
这或许即是时来运转的感应。
容琦迫切地想睁开眼睛看看周围,谁知道眼皮上就像坠了千斤重物,她拼了全身力气也动不得丝毫,就在这恍惚之中,终于有一个声音将她从沉寂当中解救现身。
那声音就像打开了她身上无形的禁锢,要不是仍旧不能开口发言,她肯定会舒服地长呼一口气。
容琦刚想放松整个身心真正地休息一下,适才有知觉的皮肤忽然感应到一股凉气,她的颈项上似乎正放着一件冰凉的器物,这件东西紧紧地贴着她的皮肤,似乎稍一用力就能切进她的身体。体验过存亡的她,立即又嗅到了一股丧生的味道。
怪不得她这么简单就能投入这个身体,原先这私人也在丧生的边际,适才刚尝到复生的滋味,她不想这么快就又成为游魂,可与此同时她无能为力,连睁开眼睛说句话都做不到。
仿佛是金属一样极冷的东西,在她颈项间滑动着,容琦的心仿佛都要从胸腔里蹦现身了。
房间里似乎还有其别人。
“搁下。”
那如同一泓清泉一样的声音,虽然淡定得让人捉摸不透里面的情绪,但话里的内容却让容琦感应到了前所未有的愉快。
容琦感应到那放在她颈子上的东西微微动了动,那人仍有不甘。
一个稍微浑厚一点的声音驳倒道:“外面全都是她事先部署好的人,现在不想方法胁迫她出去,等她醒过来就来不如了。”
容琦的呼吸简直都要停顿了,这是在哪里?她怎么会到这里来,竟然面临这样一个危险局势,并且那声音中饱含着恼怒的情绪,好像巴不得一刀捅了她似的。
“像她这种法子卑鄙台勺女人本就活该。她让你连降三级丢了官职又谋害你入狱,废了你的武功,用天牢里那些官员的性命来逼你完婚,现今又在房外埋伏了那么多武将,她要做什么可想而知。”
容琦感应到脖子上的刀又紧了紧,心里暗暗苦笑:重生果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我历经坚苦卓绝才重返世间,不料竞穿越到这样一私人的身体里。难道这即是有得有失?老天啊,你也太不公正了。
“谁不知道她的名声,她和府里的三百赞画虽然不是个个都有私情,但她和那个……难道你还真将她当成你的……不成?”
“事已至此,现今我们只能想方法胁迫她才智出去……”
啪!响起~声放棋子的声音,“就算你能顺利地让我出去,你总不能再胁迫公主放了天牢里那些受带累的官员吧。”
“别人我管不了,我只要……”
“时间不早了,你出去吧!”这一声虽然淡淡的却有着不容置疑的威严,让人再难驳倒。
那柄刀剑动了动终于离去了她的颈项,跟着是一声咬牙切齿的冷笑,“今晚他们敢做出什么事,我就将他们全都杀死。”
这声音一过,房子里就从新复原了僻静,只有棋子落在棋盘上的叮当声响,容琦小心地聆听竟然也不知道那人究竟有没有离去这个房子。
容琦松了一口气,她的其次次生命总算是保住了。这要谢谢房子里的这私人,要不是他制止,她现在大略已经一命呜呼了。
通过长久的等候,容琦的身体终于完全复原了知觉,她缓慢睁开眼睛,目前所见的景致顿时让她惊呆了。
这里明显是一间卧房,却和普通的卧房差异,有着她想象不到的奢华。
她虽然在睁眼之前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当看到红艳的帐幕和耀眼的喜字时仍旧张开了嘴巴。
她正寸丝不挂地躺在红色的大床上,身上盖着血红的锦被。她拥着被子坐起来,立即看到了透过帐幔照进来的烛光,虽然看不真切,但是她能猜得出是两根大大的喜烛。
枕边是一只散发着馥郁香气的银熏球,这房间华美得让人咋舌,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暧昧的气息。看着这个地点,她完全无法和适才听到的一番交谈联系起来,正当她万分惊疑之际,那轻薄的帷帐微微一动,被一只修长的手揽了起来。
那是一张让人看了就挪不开目光的脸。
虽然他嘴唇惨白,脸上有着病态的潮红,身体似乎过于干瘦,但当他的唇角淡淡勾起,全身上下便透着让人无法忽视的风雅,就像天空中的一抹云朵,飘忽得让人捉摸不透。
他穿着一件红色的薄衫,那衣服如蝉翼般在灯火的映照下显得有几分透明,颀长的身体在衣服中舒展,长发随意地披散在肩膀上,惬意中带着些许随和,清澈的眼眸仿佛能映照出别人的影子。
他看向她时脸上的神情是温柔且熟悉的,可不能给容琦带来半点安慰,她忍不住高声地“啊”了一声。
如果不是之前有一把利器抵在她的喉问,有人说出一通让她惊恐的话,她也不会如此吃惊,她没想到你死我活的戏码会在一个新婚之夜产生,而这个决心她存亡的人显然即是她的夫君。
容琦刚想垂头掩盖一下自己仓皇的举动,那人却先她~步微微一笑,“公主可是要起身?”
公主?!容琦乍~听到这个称呼,半天缓不过神来,难道她竟然误打误撞成了公主?那么在这个洞房花烛夜中,她目前的这私人就应当是她的驸马?
就算从古到今公主和驸马的幸福婚姻少之又少,也没听说哪个朝代的公主和驸马在新婚之夜刀剑相向啊。
想到与此同时自己身上还是光秃秃的,容琦忍不住抱着被子向后一缩,手掌随意地撑在了被褥间一个凸起上,待她回过神来,那凸起竟然已经被她按了下去。
一串银铃声顿时急促地响了起来。黑夜当中,那铃声分外刺耳,容琦缩起手脚愣住了。
比起她一次又一次的吃惊,对面的人显得十分从容,银铃适才响起来,他就已经伸出手拿起凭栏上的衣衫穿在了身上。那红色的吉服盖在他身上,仿佛又为他增加了一层遮掩,那双闪闪发亮的眼眸轻轻一瞥容琦,容琦立即有一种被看穿的感应。
不知道他是看穿了她这个假公主、,还是看穿了公主早就准备好的这个洞房花烛夜的“助兴”节目。完全都顺理成章地发展,就算容琦现在说她是不小心按动了机关,恐怕也没有人会相信。
容琦还来不如想太多,房门已经被人不客气地打开了。嘈吵的脚步声裹着一股股冷风冲进房间里,两支喜烛的烛光摇曳着险些就要熄灭。
那些人显然早就知道要做什么,迅捷有序地跑到房子里,看到床上的容琦,顿时都松了一口气,然后气势汹汹地将床前的美少年团团围住。
“公主……”少年低低的呼声还没有发全,就被人一把推开又隐没在人群中。
一个管事丫鬟样打扮的人急切地凑上前来,“公主,公主,你没事吧?”
容琦刚抬起头来看那丫鬟,丫鬓就像得到了什么暗号~样,诡异地冲着容琦微微颔首,然后站起身挡在容琦身前准备说什么。
容琦在震惊中总算相信了,正如那个将刀架在她脖子上的人所说的,今日晚上这个洞房中真的会上演一出你死我活的戏码,这位公主是想洞房花烛夜里就……可这不是她久有存心才弄到手的驸马吗?为何这样迫不如待地要置他于死地呢?
那些训练有素的武将显然是早就安插在洞房周围的,他们等候的即是公主按下机关,嘹亮的铃铛声响即是行动的暗号。
这位公主真是用心良苦啊,将机关设置在伸手就能涉及的地点,可是她大略没有想到早就有人识破了她的计谋。容琦想起那柄寒冷的刀在她颈项上滑动的感应,顿时打了一个冷战,她立即看向面前那个丫鬟。
“你们把……”那丫鬟本准备趁热打铁地将话讲完,哪知道她适才说完三个字,猛然感应到手一沉,转过身来才发现扯她的人是公主,难道她说错了什么?她每一步每一句话都是照着公主之前的支使去做的啊。她小心看向公主,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在公主眼睛中找到她熟悉的样子。
公主只是端端正正地坐在床上,神态虽然有些惨白,眼睛中却闪烁着一种时普通的神采,她微微抿了抿木棉花般嫣红的嘴唇,日常里因为过于养尊处优而习惯出现的渺茫和迟缓样子似乎像湖面上的雾气一样被风吹散了。
丫鬟心里一紧,目前这私人的确是公主,可是为何给她一种陌生的感应?她自小就伴随在公主身边,为何今日心里这么惊慌?
容琦知道她这个时刻实在不应当打断那丫鬟的话,可谁让她初来乍到就遇到这种状况昵,不是她装装傻、扶扶额头就能随便蒙混过关的。
虽然她可以冷眼傍观,放任事件发展,置身事外、顺水推舟地看着这些人将整件事情做完。这样一来她不但省力,也更像之前的那位公主。可是等这丫鬟将话说完,傍边的美少年一旦被掳起来,很难担保什么地点不会忽然冒出一柄剑刺穿她的喉咙。
既然那私人适才能躲开外面的武将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这里,那么他也应当有本领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完他适才没有做完的事。在没有弄清楚这完全之前她绝对不能轻举妄动,不管是引人怀疑还是会被揭穿身份,对她来说没有什么比她的性命更首要。
更何况,容琦看向傍边的美少年,要不是他,她也不会那么顺利地就重生在这里,他怎么说也算得上是救了她一命,她实在没理由一脱险就以怨报德。
再说,这个美少年应当是个好人,如果换成是她这样被人谋害又强制完婚,她肯定巴不得将强制她的人剁成八万块喂小强。
容琦缩了缩肩膀,尽量用那丫鬓遮住她的神态,却又能从傍边的间隙端相着房子里的人。那穿着吉服的美少年被围在中央,他的嘴角漾着一丝朦胧的微笑。
“驸马。”容琦用试探的语气轻轻地喊道。
他那长长的睫毛微微一动,眼睛抬了起来。他的眼神不卑不亢,没有流露丝毫情绪,有一种安和却深邃的悠远。
容琦定了定神,还没发言,那丫鬟已经仓促地扶住她的肩膀,“公主,公主,您别吓奴婢,您……”
容琦咳嗽一声,“我没事。”她的嗓音略微有些沙哑,尽量假装疲惫地垂下眼帘,不让任何人看到她眼中的样子,“现在是什么时辰?”
  …… 书摘与插图
插图
,《奉旨休夫》电子书下载

《《奉旨休夫》》电子书下载

此处购买
《《奉旨休夫》》
畅销

最早看云霓的小说是那本《满朝文武爱上我》,一下就被敢爱敢恨、敢作敢为的人妖三皇子所迷住,那个邪魅的东临瑞到后来痴情的东临瑞,让人欲罢不能!经常会拿起来翻看,细细复习那弥漫个中的温情,虽然中间曾有淡淡的哀愁,但结局的大团圆还是让人寻味无限!其后的《金宫》和这本《奉旨休夫》都是东临家的后续,《金宫》是东临瑞的大儿子东临碧的故事,一个和父亲一样痴情的男子,敢于担当的男儿!《奉旨休夫》是东临碧的后世昆裔的故事,里面有不少满朝中的人物,也会对《金宫》中未解的谜团加以获晓,东临迷等久远了!云霓的文笔优美、细腻,情节的展开的谜团,要到最后一刻才知晓!泡上一杯香茶捧着书缓慢品味吧!
看《奉旨休夫》是个偶然,十分的偶然,没趣的下午看完了一本自己一直追的书,没趣的随便乱点,就点了进来,自己素来不看没有完毕的本子,因为性子急,等着会熬不住,但不知怎么的还是决心看看再说。这一看就停不了手了,真的真的很喜爱云霓描写详细的那么词,频频一句句子,我会好好的看上几遍,喜爱容琦,喜爱临亦,喜爱文静初,云霓自称教主,呵呵,我即是一个傻傻的教众吧,在等文的日子里,看了满朝和金宫,更是觉察太对自己的味了,喂!!教主大人,你即是我的菜!!我喜爱细水长流的感情,我喜爱温馨暧昧的情节,我喜爱美轮美奂的男女……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