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电子书下载

TXT小说下载,电子书TXT,免费小说下载,电子书

 
 
 

日志

 
 

凤戏初唐(上下册)电子书下载  

2009-12-26 15:26:24|  分类: 小说下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凤戏初唐(上下册)》电子书下载

此处购买
《凤戏初唐(上下册)》
畅销

凤戏初唐(上下册)电子书下载 - 电子书下载 - 电子书下载

凤戏初唐(上下册)电子书下载

内容简介 在血雨腥风、天朝风云中浴火重生,那必定是千古玉凤飞落世间,拯救英雄气短。 作者简介 薇哂,真名龚煜,长于楚地,胸襟无边浪漫。性好笔墨,素无大志,唯愿负笈游学,徒步天下,看尽繁荣。因妄图让更多人陪我一起打动,故开始写文,并将一直写下去。 索引 凤戏初唐上:
 第一章 初次交战
 其次章 卖身契
 第三章 寻唐记
 第四章 一见倾心
 第五章 “金枝欲孽”
 第六章 长安古意
 第七章 倩女幽灵
 第八章 我要当花魁
 第九章 恶魔在身边
 第十章 恶作剧之吻
 第十一章 我的地盘
 第十二章 异天行
 第十三章 亡命
 第十四章 追杀
 第十五章 秀女
 第十六章 我是武则天?
 第十七章 和亲
 第十八章 文成公主
 第十九章 阴谋与爱情
 其次十章 侍寝
 其次十一章 诛武
 其次十二章 恶梦
 其次十三章 天行的大婚
 其次十四章 舞娘
 其次十五章 帝后妃
 其次十六章 药童
 其次十七章 子夜
 其次十八章 惜别
 其次十九章 蝶逝
 第三十章 疫瘴
 第三十一章 秘术
 第三十二章 骨醉
 第三十三章 怨念
 第三十四章 禁足
 第三十五章 巫蛊
 第三十六章 废后
 第三十七章 阿胜公主
 第三十八章 幽欢
 第三十九章 暗箭
 第四十章 妇人心
 第四十一章 疑云
 第四十二章 沙暴
凤戏初唐下:
 第四十三章 伏击
 第四十四章 沙钵罗可汗
 第四十五章 风月
 第四十六章 秋狩
 第四十七章 被俘
 第四十八章 游说
 第四十九章 灭族
 第五十章 打草惊蛇
 第五十一章 降雪
 第五十二章 风寒
 第五十三章 情债
 第五十四章 逃脱升天
 第五十五章 对峙
 第五十六章 战殇
 第五十七章 刺杀
 第五十八章 玉门风云
 第五十九章 惊变
 第六十章 鹊巢鸠占
 第六十一章 大白天下
 第六十二章 人彘
 第六十三章 曷归
 第六十四章 听书
 第六十五章 故人
 第六十六章 奇人
 第六十七章 天命
 第六十八章 薤露
 第六十九章 少年游
 第七十章 稚子
 第七十一章 赃官
 第七十二章 心死
 第七十三章 起义
 第七十四章 不离不弃
 第七十五章 安排
 第七十六章 攻城
 第七十七章 交缠
 第七十八章 死别
 第七十九章 若我离开
 第八十章 回归
 第八十一章 迷失 书摘插图   凤戏初唐上:
  第一章 初次交战
  首次见到陈风是在这个都邑最高的楼顶上,我坐在阳台的边际,看着楼下围观的人群以及他们做的不会让我死得更加好看些的防护举措,忽然认为那些芸芸众生很笨、很笨。
  问我凭什么如此认为。
  因为我是个混混,混混总是分外简单瞧不起他人。
  也因为我将要死去,将死的人总是分外愤怒悲壮。
  跳还是不跳?我宛若哈姆雷特思考生存还是丧生般沉重地思考着。
  我可能真的会往下跳,因为IQ150的我已经在这个世界上混不下去了。想到这里,我委屈地吸了下小鼻子。
  “小姐,请不要激动。”
  就在我百没趣赖之际,天台的门被推开了,一个长着双电眼的九头身男出现在我疲惫的眼神中。
  我端相了他一眼,他很帅,并且穿着很有品位,是我喜爱的Brioni。更吸引人的是,他身后还跟着一个看起来适合在成龙老大影戏里演无敌邪派的光头肌肉男。
  我第一反映是:咦,真的有传说中的谈判行家出现在这里?
  然后就想,怎么谈判行家都混得这么好吗?他一身行头都近七位数……算了,也别跳楼了,直接扒了他就发财了。
  出于久远从前学来的家教,我看他一眼,懒懒问道:“你谁啊?”
  推断他会认为奇怪,一般计划自杀的人看见有人来劝阻,多数会喊“你别过来啊,再过来我就跳下去给你看”之类的蠢话,而我神情闲适得像在夏威夷的游轮上喝茶。
  他淡然一笑,神色温柔无伤,再摆一个POSE就可以在这个阳光如此明媚的天台上为Brioni拍摄新一季的广告海报了。
  “小姐你这么年轻漂亮,转变处境的方法应当许多,何必选择这样不明智的途径呢?”他缓缓说道,眉目间有着我看不透的笃定。
  “不要以为夸我年轻漂亮我就不跳了啊。”我一边暗爽一边装出满不在乎的神色。
  “难道真的没有什么可以制止你了吗?”
  我顿了顿,心生疑惑——虽然我即将死去,但我的智商并没有即将死去:这不是谈判行家应当说的话哦!
  “是这样的。”我的直觉告知我这个男人很可能会转变我的处境,于是我收起自己张牙舞爪的触角,尽量让他认为我好相处点。
  “那么想不想在临死前完成一下此刻的愿望,填补一下全面的遗憾呢?”他笑得有点志得意满,像只老狐狸,更像是童话里诱骗人灵魂的恶魔。
  这话切实很有吸引力,所以我就伸长了自己的耳朵。
  “金钱,爱情,名誉,家庭,健康,不论什么问题,只要你说现身,我肯定可以帮你解决。”他接着说。
  “好像很神的神色哦?”
  “你可以先下来吗?我们换一个地点谈。”他真挚地引诱着我。
  “不用,我现在的愿望就一个,你真的帮我完成我就不跳了。”
  “请说。”他伸出修长的手,用宙斯般的语气对我说。
  我愤恨他这种自负!
  于是我仰起脸一字一句地说:“你听着,我的愿望是现在离我近来的人替我跳楼……貌似现在离我近来的人正是足下哦。”
  他微一怔,嘴角挑起玩味的笑纹。
  “不是说肯定帮我解决吗?”我不断挑衅。
  “也即是说我从这里跳下去,你就不计划自杀对吗?”
  “算吧!”我小心翼翼地说。
  “那么,也即是说我救了你,对吗?”
  “嗯,或准许以这么说。”
  “如果我救了你的命,那么你本已罢休的这条命的全面价值是不是该属于我呢?”
  我晕,这可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傻瓜啊,跳下去命都没了,还和我辩论我的生命价值?人还满帅,可惜脑子坏了,难道传说中美女没大脑的理论在帅哥身上也适用?
  “我想也可以这么算吧。”我决心逗他玩。
  “那好,记住你说的话。”
  话音刚落,他纵身踏上天台的边际。那一刻间似乎停顿了一下,全面的声音和喧阗似乎从我身边剥离,他,他要干什么?
  我忽然仓促起来:他该不会是玩真的?
  “稍等半晌!”我伸出手制止。
  他展开双臂,摆出《泰坦尼克号》女主人公的姿势,对我微微一笑。
  “喂,你别那么激动,我……”
  话还没说完,他已经纵身跳了下去!
  就在这一瞬息,他身后那个肌肉男牢牢地抱住我,将我从天台边际拽了下来。他就这样在我的眼中坠了下去了?我难以置信地张着嘴,一个“不”字凝噎在喉咙中:我是什么人,我怎么值得一个那么鲜活的人为我的没趣送命?这世界的人都疯掉了不成?
  我奋力推开抱着我的那个光头,转身打了他一个耳光:“你就一猪,你拉我干什么?”
  吼完后,我转身扑到阳台边际,计划瞻仰这个耶稣般尊贵的人的遗容。他应当还没落地,我适才大概算了下h=gt,这楼有300多米,我还可以见他最后一面。
  让我ORZ的是,刚扑到阳台边际,我就看见半空中“砰”的绽开一朵五色的花,我的150智商过了好一会儿才反映过来,那基本不是什么花,那压根儿即是一降落伞!
  楼下的人都开始鼓掌,他们已经久远没见过如此精彩的高空跳伞了。
  我的极度恼怒在他们热情的掌声中发作,我愤愤地骂道:“一帮小市民!”
  说真的,要不是那个肌肉男从后面拉着我,避免我情绪失控,我差点想跳下去扁那个骗子一顿。收起我时常流的眼泪,我狠狠瞪着那个邪派:“放开我啊!”
  “不可!你的命已经是我们店主的了,你现在没有任何自由。”他面无神情地说。
  “什么法律做过这样的要求?”我嚷了起来,其实我发现我还是满有做悍妇的潜质的。
  “这不是法律要求,而是你对我的承诺。”
  阳台的门再一次被推开。
  这家的电梯好像效率很高哦,适才在我脑海中牺牲过一次的人又出现在我的面前了,这人,我、我、我真的被打败了。
  “我有对你做过承诺吗?”面对一个男人,你不要试图用武力与之对抗,你可以耍一些女人惯用的甜蜜技巧,例如赖皮。
  “难道你遗忘适才我们的契约?”他暗示身后那个邪派拔出了一样东西,我小心一看,录音笔!
  他不慌不忙地打开那个先进的录音笔,适才的对白又重现了。
  “你这个骗子,这怎么算呢?”等我算完中间的瑕瑜关系,我马上蹦到他跟前,对他瞪眼而视。
  “怎么不算,你让我代你跳楼我已经做到,而你,是否应当履行你对我的承诺?”
  他耸耸肩,摆出很可爱的欠揍相。
  “我告知你,适才的那契约基本不受法律守护。本小姐要走了,你别跟着哦,小心我告你非礼。”
  我心虚地伸出手指,指着他看上去很完美的鼻子气势汹汹地说。
  “法律的守护?我不需要任何守护。我适才那么做只是为了让你五体投地,毕竟,我需要一个真正被驯服了的下属。”
  他一边漫不经心地发言,一边指示他的那个手下退到电梯口。那家伙临转身前,还在我面前秀了一把他的大好肌肉。
  沉默……我150的IQ迅速旋转。
  “那你说的,要让我五体投地,那我就告知你我不服的原因。”我诡异地笑了笑,“你的逻辑不太对!你要救了我才可以左右我的生命价值对吗?”
  “对。”
  “那你要救我是以我要自杀为前提是吗?”
  “不错!”
  “那好……本姑娘是来这个阳台看风光的,基本没计划自杀,坐在天台上的人即是要自杀的吗?我基本就没想要自杀,基本不会死,你怎么救我啊?那些都是你的一相甘心,是你太有把握了!”
  我咄咄逼人地把我的逻辑阐述清楚,然后扬扬自得地看着他。
  他怔了怔:“有点道理。”
  “你自己也招认了,那我可要走了哦,往后我和你这个连降落伞都随身携带的怪人就没有什么扳连了!”
  说完这句话我非常心虚地冲向电梯口,临了,我扫了眼电梯口那个光头,不由感慨,他长得可真像一个麦当劳家新出的巨无霸。
  电梯门合上前,我调皮地对那九头身帅哥做了个鬼脸,他神情淡然,似笑非笑地说了句:“我们会再见的。”
  其次章 卖身契
  看影戏时得到过一些经验,例如一些牛人跟你说我们会再见的,那就肯定会再见,并且再见往后就会有很惨痛的事情产生在你身上。
  其次次见到陈风,我身无分文,拿着最后一罐酒坐在酒吧外。我不知道明天该怎么办,但并不忧愁,明天总会已往。
  我曾一直计划来这座都邑读大学,因为这里有地铁,我对地铁有种特另外情感。从前看影戏的时刻,它总是流光溢彩的;从前听歌的时刻,它总是载满伤感的;从前,知道它的完全都是和爱情有关的。
  可惜即便IQ150,我的考试成就依然糟糕。当看到那活该的成就时,我的大脑里第一出现的是地铁离我远去的轰鸣声,然后才无所谓地笑了笑。
  怎么办呢?回去肯定是不可了,卷了家里一大笔钱跑现身闯天下,天下还没闯,钱却没了。更可恨的是……
  想到那个我一直不愿但又不得不面对的真相,我把手中的罐子狠狠地扔出去骂了句:“活该的地铁!”
  来这个都邑的第一天,我就花了5块钱买了张环票计划好好感想一下,结果是在人海中翻着自眼捂着鼻子感想贩卖黑奴的全过程。两个站后,我从那个沙丁鱼罐头盒里面逃了现身,并且领悟到影戏作为一种艺术,是用来欺骗小孩子的。
  “呵,那时应当买3块钱的那种票啊!”我一边牢骚一边看着马路上来来频频的车。
  就在此时,一辆宾利Continental FLYING向我开来,开得很慢,所以我能看清楚它的每个详细。
  “噢……”我发出一声花痴的惊叹。
  本人素来就很虚荣,整天志向过有钱人的过日子,所以凡是有钱人关切的我都关切。车子、屋子、名牌衣服、化装品以及过日子格调全是我休闲时关切的对象,这辆车子恰好是我对比喜爱的那一款,我曾经还在论坛上为它写过评述呢。
  正出神间,那辆车就停在我的面前。车窗打开,一个我最不乐意看到的笑脸花儿似的绽放目前。
  “鬼魂不散啊!”我不屑地站起身,扭头就走。
  九头身帅哥的车不紧不慢地跟在我后面:“肖小姐,我们可以谈谈吗”
  “叫我肖同学,我还不是小姐!”我转过身,气势汹汹地指着他说,“我知道你是谁,你老爸是美国豪富,你自己是有名的科学家、发明家、企业家,福布斯完美青年。”
  前日我在街边的杂志封面上看到了这个混蛋,Wilson陈,陈风——中国的诺贝尔。 书摘与插图
插图
,凤戏初唐(上下册)电子书下载

《凤戏初唐(上下册)》电子书下载

此处购买
《凤戏初唐(上下册)》
畅销

很不错的穿越文,用另一个视角去解读那段历史,很有趣也很有新意。在网络上追了永世,就等着看结局呢,不知道和我猜的是否一样。已经下单了,当当肯定要快啊。

  评论这张
 
阅读(3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