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电子书下载

TXT小说下载,电子书TXT,免费小说下载,电子书

 
 
 

日志

 
 

荆棘爱(叶散的时候,你明白欢聚;花谢的时候,你明白青春)(小情歌系列)电子书下载  

2009-12-28 16:03:20|  分类: 小说下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荆棘爱(叶散的时候,你明白欢聚;花谢的时候,你明白青春)(小情歌系列)》电子书下载

此处购买
《荆棘爱(叶散的时候,你明白欢聚;花谢的时候,你明白青春)(小情歌系列)》
畅销

荆棘爱(叶散的时候,你明白欢聚;花谢的时候,你明白青春)(小情歌系列)电子书下载 - 电子书下载 - 电子书下载

荆棘爱(叶散的时候,你明白欢聚;花谢的时候,你明白青春)(小情歌系列)电子书下载

内容简介 上天付与女人更细腻的心思,因此,情伤的每一点细小痛苦,都深刻体会,每一点痛,每一丝伤,都清晰明了。正因为这样,男人在结束一段恋爱之后,大多人很快就能振奋;而女人在结束一段恋爱之后,大多半都对爱情敬而远之。
只等时间淡去了那些痛,平复了那些伤,才智再接纳一场新的恋爱。而疗伤的过程,谁也不知道是多长。
  肖偌宁本以为可以走向婚姻的爱情,却遭到薄情的欺骗和反叛。
在如同荆棘一样表面光鲜、内里隐痛的爱中,她也曾数次隐忍,最终却不得不罢休。
  她像一只鸵鸟,回归职场,藏起干疮百孔的心……
  一私人不是因为遇到一私人而转变自己,而是她内在很想转变,
  她会注意到那个可以转变她的人,只有在那一刻,她的耳朵才智够听到远方的呼唤。
  无法从焚心般的渴望中解脱现身,便无法得到内心的欢喜和平静。 作者简介 凌眉,2005年开始写字,在《幸福》、《爱人》《丽人坊》、《老伴》、《江门文艺》等期发行表笔墨。已出版作品《且行且爱恋》、《霸王天使》、《琴剑魔音》、《错缘·最后一滴泪》(繁体)、《爱情父母》、《鬼手指》(繁体)。 索引 首先章 幸福虚浮在云端
其次章 爱情罂粟
第三章 流年悲欢
第四章 伪装的坚强
第五章 谣言的穿透力
第六章 双重压力
第七章 给爱情放个假
第八章 荆棘爱
第九章 救赎
第十章 男人的游戏
第十一章 灰心中惊醒
第十二章 爱已淡心已远
第十三章 压力与怀柔
第十四章 备战前夕
第十五章 当面错过
第十六章 沧桑自己知
第十七章 两处订单两纠结
第十八章 茫无端倪
第十九章 意料之外
其次十章 雪中送炭和雪中送炭
其次十一章 他人眼里的浪漫
其次十二章 推波助澜
其次十三章 幸福越加远
其次十四章 不过一场戏
其次十五章 急转直下
其次十六章 取舍
其次十七章 背后的开销
其次十八章 纠缠
其次十九章 花的际遇
第三十章 匿名邮件
第三十一章 关怀 则乱
第三十二章 身寒心暖
第三十三章 暧昧很近,爱情很远
第三十四章 限制与升华
第三十五章 情难自禁
第三十六章 奔赴爱情 书摘插图 第1章:幸福虚浮在云端1
  觥筹交错,推杯换盏中,又一瓶XO见了底,我招手叫来服务员,再上了两瓶。看着桌上那班已经喝得脸红脖子粗的人,我心里叹了口气,他们都是财神,只有把他们对付顺从了,他们才肯在订单上签字。这个时刻,除了笑脸奉承,我还能做什么呢?
在市场部主供职位上做了一年,这种使用饭局子谈定生意的事情,体验过无数次,我早已习惯,也早已麻木。
当初从学校现身,我滴酒不沾,单纯得像一张白纸。现在,社会把我打磨得面对各种情况,都能从容支吾。这种圆熟和游刃有余,却不是我想要的过日子。我在酒杯后掩藏了真正的心思,笑语如珠;在饭桌上压制心中的不愿,热烈得体。可是我自己,却在这样的假面具之后,逐渐遗失那些美好的东西。
酒宴而已,曲终人散,我捏着两份协议如释重负,然而,一种淡淡的疲倦也相随而生。
生意的谈妥,并没有给我太多的成绩感和欢喜。
体验得多了,感应就淡了。
走出酒店,上了车,我疲惫地给匡承杰打了个电话,长长的忙音,没有人接。五分钟后,有条短资料:“有应酬”。短短三个字,连标点都没有。
我叹了口气,这个时刻,他或许正和某个漂亮女孩调情,说着温柔的情话,我的电话,的确是太不适时宜。
这样想的时刻,心是痛的,那种痛细精细密,像一条绳子,紧紧地捆绑着我的呼吸,纠结着我疲惫的心。
匡承杰是我已经订亲的男友人,因为他在广州,因此当初我罢休南宁那份不错的工作来到广州。
都会的男女太独立,爱情就成了最难以确保的东西,我有车,不需要他来接我,有屋子,不需要到他那儿住,也有自己的工作,有自己要办理的事情,他也有同样的自由和时间。我给他自由和敬重,然而,他却没有给我等同的平安感。
  太优秀的男人身边总会围着一些莺莺燕燕,这点我明确,只要他心中有我,我也乐意把这完全都自己消化,谁叫我爱他。
然而,我越加没有平安感了。
今日,他知道我要应酬客户,他知道我每次应酬客户之后都会因为醉酒而难受。
但是,他却并不关怀 。
他甚至没有问我,应酬是否已经结束,或者,叫我开车仔细。
酒精的作用让头有点晕,我揉了揉额,策划车子。
因为酒后驾车,虽然是夜半,我仍然将车开得很慢。
一方面我不想冒险,二是我需要时间来让自己脑子清醒。
然而,我的脑海中却一片混乱,许多事情纠结着,把思绪越拧越紧,越拧越细,酒的后劲也产生了作用,头疼得很。
我腾出一只手来按压太阳穴,此时,突然一只白色的京巴狗摇摇摆摆地投入我的视线,向我的车头直撞而来。
活该,这个时刻怎么会有只狗跑现身?
我不希望车轮底下沾染血腥,何况,这京巴狗挺可爱。
我赶紧猛力转动目标盘,规避着这只突如其来的狗。
但很快,我就心知不妙,酒精的力度开始挥发,我的手已不及开始时灵活。
还没等我反映过来,轰然一声巨响,强劲的冲力过后,我便在超大的力量冲击中遗失了知觉。
  一股浓郁的来苏水味充斥着鼻端,这种味道刺激得我呼吸不畅,我皱了皱眉,睁开眼睛。
刺白的阳光从窗口射进来,光明刺眼,床很硬。不用细想,我也知道我在医院。
门被轻轻推开,一个年轻的护士进来,她的目光落在我脸上,立刻笑容满面走近,亲热地道:“你醒了,感应怎么样?有哪里不舒服吗?”
我撑坐起来,抚了抚额头,酒精的残存终于消散,脑子缓慢清醒,我问道:“我怎么在这儿?”
“是一位先生把你送过来的,他保护了你一个晚上,不安得不得了,不过他好像有急事,给你做全身检验的时刻有好几个电话找他。确定你没事后,他就匆匆匆忙地走了,刚走不久呢!小姐,他是你的友人吧?他对你可真好!”
护士伶牙俐齿地说。
昨日临时出事故,我并没有给匡承杰电话,是基本没来得及,我相信那私人不会是他,除非那私人出现在我的面前,否则我还真无法正确得到这种猜谜游戏的最真实的答案。
我简短地道:“或许吧!”
酒后驾车,还把车撞在路边护栏上,居然没受什么重伤,我知道都是平安气囊救了我一命。
把我送医院的那私人是谁呢?
他认识我吗?
保护我一个晚上?谁这么好心?
我的车呢?车上还有协议,今日我必需要把协议给总监。
“你现在感应哪些地点不舒服吗?”护士关注地问。
除了头有点晕,我并没有感应特别不舒服,我一边下床一边道:“哦,谢谢,我没事了!”
“哎,你,你去哪里?”护士见我向外走,急问。
“办出院手续!”我头也不回地拉开门走了出去。
“可是,可是你还很薄弱啊!并且,你的伤也还没好。”
我只是有点轻微的擦伤,可以买了药膏自己回去擦,这些基本无关主要。
感激她的提示,但现在,我醒着,就没有方法让自己不断躺在床上。
协议上的订单,都是几十万的供求,而我,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
护士又追出门来:“哎,小姐,小姐,昨晚那位先生说今日会再来看你,你……”
我猛然回过头来,问道:“有没有笔?”
她被我突兀的问题问住,张口结舌地看着我。
这表情逗笑了我,我缓和了语气,微笑反复道:“有没有笔?”
  “哦,有,有!”她不好意思地一笑,把手中的夹子打开,那儿有一支圆珠笔,我接过夹子,在空白的纸上写下一串数字,递给她说:“  这是我的手机号,那位先生如果过来,你把这个号给他,请他打我电话。谢谢你!”
“哦!好的!”
车在交警处,看着那辆车头被撞坏的蓝色宝来,我暗暗心疼,修理费不说,这些天没车上下班也不说,我只不安,它还能答恢复样吗?
办了相干手续,接纳了交警的一通“教训”后,领回了车子。办完这完全,已经九点半,我把车直接开到修理厂,拿了文件和刚买的几盒避免留疤的药膏,打车回公司。
TAXI上,翻看手机资料,一晚上没回去,匡承杰连个短信也没有给我。我捏下手机,闭上眼睛靠在后座上,那一种心的疲累让我连睁开眼睛也无力。
他基本不知道我昨日遭遇了什么,也不知道我昨日体验了什么,他在我最需要协助的时刻,甚至不及那个热心的路人。
迟疑了一下,我拨打了他的电话。这个时刻,他应当在公司里。
电话很快接通,他的声音听起来春风得意:“偌宁,昨日晚上完全顺利吗?几点归来的?我应酬过后太晚,怕吵醒你,就没去你那儿。想我了没有?”
我沉默半晌,还是说了:“昨日我没回家,在医院待了一晚上!”
“是吗?你去看谁了?怎么不叫上我一起?”
“是我,我出了车祸!”我冷静清晰地说。
“啊,车祸,偌宁,你…你没事吧?”他大吃一惊,焦急地一迭连声地问:“偌宁,你在哪儿?还在医院吗?你别着急,也别不安,我现在过来看你!啊!”
这份惶急让我已呈灰暗的心略略泛出一些亮彩,那单独周旋于客户间,夜半不得不醉酒驾车,却遭遇车祸被陌生人送去医院的委屈全涌上心头,这一刻,我的心顿时柔软。
虽然工作中我到处浮现坚强,但女人的柔弱,总是无时无刻不存在的,只要一个契机,它们就汹涌澎湃。
我软了声音,轻轻说道:“我没事了,我已经出院了,现在在去公司的路上。只是…我的车撞坏了,这些天,我都没有车……”
“你没事就好,那是小事情,让我做你的全职司机好了,你去哪里,我就送你去哪里!”他柔情蜜意地说:“别去公司了,你告假休息一下,我一会儿来接你回去!”
我轻轻一笑,心意顿时平了,低声道:“不可,我现在去上班都已经迟到一个多小时了,怎么能再告假呢?我没事啦,你别不安!”
“那你帮衬好自己!”
“好!我会的!”
  挂了电话,疲累与晕眩消散不少,匡承杰的爱,一直是我的兴奋剂。当我们解决掉一个矛盾,完成共识后,我的心态总是别样的好。尽管之后新的矛盾又会出现,新的问题又会产生。
我们像一辆破了的车,虽然常常熄火,常常抛锚,但只要略微修一下,它又会前进,目标地是婚姻。
只要它还能前进,那就够了,等到了目标地,我乐意用我的柔情来修建全面的破洞。当然,如果现在修建成效更加好,但现在,我没时间!
  TAXI在公司大楼前停下,我心态愉快地走进公司,当我把签约胜利的两份协议递给市场总监顾厚鹏的时刻,他点了颔首,说道:“不错!辛苦了!”之后,狭长而敏锐的目光落在我的手臂上,问道:“产生了什么事?”
我轻描淡写:“昨晚酒后驾车,出了点小情况!”
“没事吧?要不要休息?”
“没事!”
顾厚鹏看待工作,素来雷厉风行,郑重到狂热,我不想让他以为我是借性别优点而坐在这个位置上的,因此,以往工作中我也到处浮现强势,用我的行动向他证明,我是靠本领才取得眼前的地位的。
  …… 书摘与插图
插图
,荆棘爱(叶散的时候,你明白欢聚;花谢的时候,你明白青春)(小情歌系列)电子书下载

《荆棘爱(叶散的时候,你明白欢聚;花谢的时候,你明白青春)(小情歌系列)》电子书下载

此处购买
《荆棘爱(叶散的时候,你明白欢聚;花谢的时候,你明白青春)(小情歌系列)》
畅销

定购了,不知道几天可到

  评论这张
 
阅读(3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