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电子书下载

TXT小说下载,电子书TXT,免费小说下载,电子书

 
 
 

日志

 
 

书中谜--被《纽约时报》誉为《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与《达·芬奇密码》的完美结合;雄踞美英法德和港台畅销榜、《追风筝的人》王牌经纪人亲自推荐!电子书下载  

2009-10-24 18:48:07|  分类: 小说下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中谜--被《纽约时报》誉为《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与《达·芬奇密码》的完美结合;雄踞美英法德和港台畅销榜、《追风筝的人》王牌经纪人亲自推荐!》电子书下载

此处购买
《书中谜--被《纽约时报》誉为《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与《达·芬奇密码》的完美结合;雄踞美英法德和港台畅销榜、《追风筝的人》王牌经纪人亲自推荐!》
畅销

书中谜--被《纽约时报》誉为《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与《达·芬奇密码》的完美结合;雄踞美英法德和港台畅销榜、《追风筝的人》王牌经纪人亲自推荐!电子书下载 - 电子书下载 - 电子书下载

书中谜--被《纽约时报》誉为《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与《达·芬奇密码》的完美结合;雄踞美英法德和港台畅销榜、《追风筝的人》王牌经纪人亲自推荐!电子书下载

内容简介   十八岁的女主人公罗斯玛莉刚才丧母,千里迢迢从塔斯马尼亚岛只身飞到纽约,大都会里她独一的归属是一家书店:拱廊书店。
她在书店工作,在这个书堆如山、与世断绝的书之迷宫中,她认识了一帮罕见离奇的人:脾气离奇的店主、慈爱的变性人收银员“珍珠”、无所不知的非文学区专员奥斯卡,以及主管图像书区胖男子亚瑟。
为了一本梅尔维尔的书稿,拱廊书店开始转变。书店成了一座都邑的缩影,秘密与揭露、失去与查找、学习与成长,当然还有爱与反叛…… 作者简介 雪瑞登·海伊(Sheridan Hay)书店工作者,并且在家乡澳洲和纽约间从事出版业。拥有班宁顿学院写作与文学的艺术硕士,着有短篇故事,并在帕森设计学院教授写作。已在纽约居住了二十年。 索引 首先部
其次部
第三部
第四部
媒体评述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戏》与《达·芬奇密码》的完美结合!                        ——《纽约时报》 ●海伊初试啼声之作,富含惊悚文学作品元素。同时办理三道声音质性迥异的论述——阴谋串通的秘密、梅尔维尔的小说、塔斯马尼亚的故事。           ——《出版人周刊》 ●本书堪称《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与《达·芬奇密码》的完美结合!           ——《纽约时报》 ●我喜爱《书中谜》,也喜爱拱廊书店以及雪瑞登·海伊所创造现身的角色。这些角色虽各有其狂妄之处,但是性格刻画相当生动。这本小说相当耐人回味,具备高度娱乐成效。           ——罗迪·道尔(英国布克奖得主) 书摘插图 1  
我出生的时候,这完全的完全尚未产生。而我也从不曾想到世上居然还有“拱廊”这样的所在,人群中还有像沃尔特?盖斯特这般似乎只存在于童话中的人物。要不是沃尔特,要不是沃尔特的失明,我在“拱廊”的生活就完全是另一番光景了。其实在我首先次见到沃尔特时,他的眼睛就几近全盲。可若非如此,我恐怕永远无缘得见赫尔曼?梅尔维尔失去的手稿。漫长以来,我心中的遗憾并非来自沃尔特的失明,而是源自于我本人对他的无穷关切。于是,便有了下面的故事——我是怎样来到“拱廊”,“拱廊”又缘何对我意义非凡……
我的生日是四月二十五日——至于具体是哪一年就无关主要了。横竖,我既没有年轻到可以处处吹捧自己的年龄,也没有老成忘记了自己还是个女孩子的程度。
四月二十五日之因此首要,其实还有别的二层意思。那一天是澳洲人最首要的纪念日——澳新军团日。到了那一天,澳洲人都会把一枝迷迭香别在胸前,以纪念战争中的殉难者们,纪念在迷迭香盛开的盖里坡利海滩上产生的那场耗费繁重 的战斗。奥菲利亚曾经一度陷入悲苦无法自拔。她常说:“迷迭香的绽放,是为了永远的记忆,那就去祷告,去爱,去铭记吧。”
某个四月二十五日的塔斯马尼亚岛上,我的母亲步行着到免费的公立医院去出产。她穿过熙来攘往的广场,以躲开衣衫褴褛的、来出席年度游行的老兵们和呆呆围观的当地人。那一天,她在人们胸前看到了带刺的迷迭香。这种耐寒的植物牢牢地印在了她的心里,即便在之后痛苦的出产中她也不曾忘记。对于我的母亲,迷迭香意味着纪念,不是纪念失去,而是纪念获得——她得到了我!
澳新军团日于是成绩了我的名字——罗斯玛丽,也成绩了这个故事。这完全,不过是为了对往事的纪念。说终归,回忆大略是我们在这世上最后要做的事情了。
除了罗斯玛丽,我的名字中便只留下了姓——萨维奇。就连这姓也是母亲给的——我随她姓。她在远离小镇广场的地点租了一家小店,我们就在楼上的小公寓里安了家。这家叫做“神奇帽坊”的小店是塔斯马尼亚岛上独一的一家帽子店。母亲和我就生活在那儿。我们像两尾小鱼一样,缓慢适应了鱼缸的狭小。可那鱼缸里的生活真的很孤独啊!仿佛有一堵无形的墙把我们和小镇其他的人隔断开来,我们无法投入他们的世界,因为母亲来自腹地。在这里,她是个外人,并且小镇上的人都知道,所谓的萨维奇太太实在是名不副实。“太太”这个称号也无法掩饰一个明确无误的事实:这个女人没有夫君。
是否想刻意隐瞒,那是母亲的事,但帽子的确能遮掩住许多你无意示人的东西。甚至,帽子供应了一种法子,让一个来自腹地的孤身怀孕女人可以在这里做点体面的小生意,并最终得到了当地人的认可。
母亲常说:“是帽子救了我们啊!因此我说这些帽子神奇呢。有了它们,我们才智和那些体面人交往。”
可我觉得,长短凡的想象力,尤其是母亲的想象力拯救了我们。我的想象力也来自于她的遗传。
由于“神奇帽坊”,母亲成了镇上引领时尚和品位的行家。稍微一瞥,她就知道顾客戴多大号码的帽子合适。对于一些常客,她不仅记得号码尺寸,还记下了他们各自差异的特点。
每次在广场上看到我们富有且犹豫满志的房主弗兰克先生时,她都会说:“这位弗兰克先生一定得戴九点七五码的帽子。头脑中装着那么多的青云之志,非得这个尺寸的帽子才配得上。”
有时她也会提起卖花的皮姆太太,她曾经为了观看比赛来买帽子,“当然了,罗斯玛丽,我全面的帽子她戴着都不合适。皮姆太太得戴五点五码的。简直即是针尖那么大一点点。那么小的头脑里连个主张都装不进去,更别说让她拿个主意了。”
帽子仿佛奉了神谕,能够丈量出人的品性一般。而母亲对于这些塔斯马尼亚岛的居民的研判频频是惊人地正确。她用她特有的研判轨范顽抗着小镇人对我们的轻蔑态度,这么做,稍稍缓解了我们的孤独感。可是当然了,这种封锁的状态又时候熏陶着我们的想象,使我们越发封锁。在镇上人的眼中,我们不过是生活在角落里的边际人,没有人真正认可我们。放了学我就在店里帮手,因此就算有人对我感兴趣,或者越发确切地说,对我好奇,也没方法靠近我。因此我没有友人。
我只有母亲,而母亲也只有我。
“要好好念书,坚持查阅。”母亲常劝诫我,然后她用食指敲着太阳穴的位置说,“这里,你的帽子下面,埋藏着你全面的将来啊。”
她没有提到过我的身体,素来也没有。除非有时候,她会极其漫不经心地传授我一些生理知识。依据她的切身心得,身心得带来麻烦嚣。
母亲还是有一个好友人的,叫伊斯特?查普曼。她是我的良师益友,镇上独一一家书店——查普曼书店的店主。查普曼小姐(我一直叫她查普斯)协助母亲一起教导我。每当有剧团到我们小镇表演她都带我去看,莎士比亚剧团偶尔来的时候更是不会错过。我上学之前查普斯就开始教
我念书认字了。她常说“用言辞来完善我的方向”——;塞是她最喜爱的一部戏里的台词。查普斯觉得,书本是生活的必须品,而帽子只是在一段时间内起到作用。帽子不过是一种幻觉,最终无法给我和母亲带来平安。
  她为我们而顾虑。
“书本不是一叠叠摞在一起的纸,那是堆放在架子上的思想。”她义正词严地劝说母亲,“不论怎样,帽子不是书,人们并不真正需要它们。”
“那你夏天的时候把这番话对一个秃顶的男人说,或者说给一个容貌平平的女人好了。”母亲嬉笑着回应。
待到我完业的时候,“神奇帽坊”依然在营业中,这让它在小镇上很显眼。当时候,这里销售的帽子不再时尚,也无法再用它来划分谁是体面人,哪个又是缺乏教养的人。店里不仅卖帽子,还卖手套和袜子。久而久之,即便是从前的常客也时常来了。她们要么是追求时尚而不再来,要么即是因为生意不顺无法惠顾。小镇日渐衰败。
随着帽坊的生意一天天委顿下去的,还有母亲的健康。她本来身材不高,皮肤发暗,现在因为顾虑而越发干瘦和惨白。我缓慢长大,母亲却缓慢瘦削下去。没有顾客的时候,她让我放了学便回店里试戴那些帽子。她总是高兴地告知我,我的个子高。这让她很快乐。
我总能鄙人午的时候看到母亲坐在高高的柜台后面打盹。她说她只有在日间才智得到休息,而在营业的店里坐着是最舒服的,漫漫永夜不过是对白日无尽的等候。当最终得知我们已经欠债累累时,我也明确了为何母亲会患失眠症。
一个四月的早晨,我沿着联接卧房和帽坊的楼梯下楼,发现母亲倒在了柜台后。她的呼吸似乎已经中止,神态发青,仿佛被人打了一般。当时,我刚才完业不过几个月罢了。
一天后,母亲在我出生的那家公立医院去世。惊人的巧合是,似乎全镇,全州,全澳大利亚的人们都在一同纪念我失去母亲——那一天是澳新军团日,我十八岁了。我并不需要在衣领上别着迷迭香来提示自己,这一天,我永远也不会忘记。
接下来的一周里,母亲的葬礼简短而毫无伤感地举行。坟场位于小镇最高峰上。一栋具备装点派艺术风格的建筑里面即是火葬场。当我站在坟场铜质的大门旁时,仍然难以相信这完全是真的产生了。来出席葬礼的人中有五个是店里的常客。两位先生恭顺地把帽子举在胸前,而女士们也很体贴地戴了从“神奇帽坊”买的帽子前来。我和已经成为我实际上的监护人的查普斯一起向他们道谢。
葬礼的过程极其容易。母亲和我都不信教。能够让我们顶礼膜拜的只有想象力和故事般的人生,而丧生以它最真实的状态薄情地嘲笑了我们。
葬礼结束后我们拘谨地聚在坟场外的停车场,看着那些帽店的常客们表情肃穆地各自上车,然后鱼贯而行,沿着公路下山,车子越开越远,直到歧路口时才分开。低矮的绿山坡上零零散散,毫无章法地散布着一些红砖屋顶。那儿,便是小镇的所在了。小镇是这座风景秀美的小岛上的一颗污点,它永远都是这么小,这么显眼。
“她走了,查普斯。”我拼尽了力气说出这句话,感到几乎要憋气。
过了一会儿,葬礼包办人走过来,把装着母亲骨灰的木匣子交给了我。
“罗斯玛丽小姐,你交卸过的,要花样最容易的骨灰盒。即是这个了。塔斯马尼亚当地产的泪柏树木料,非常地结实耐用。”
他弯起手指,在骨灰盒上轻轻敲了敲。我的心也跟着揪成了一团。
这私人是查普斯从前认识的,他是小镇上独一一个还算分内,并且收费最低的葬礼包办人。但是包办葬礼让他很仓促,并且他也不擅长抚慰逝者家人的哀伤。他唠唠叨叨不停,全然没有意识到我哀痛的心态。
  …… 书摘与插图
插图
,书中谜--被《纽约时报》誉为《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与《达·芬奇密码》的完美结合;雄踞美英法德和港台畅销榜、《追风筝的人》王牌经纪人亲自推荐!电子书下载

《书中谜--被《纽约时报》誉为《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与《达·芬奇密码》的完美结合;雄踞美英法德和港台畅销榜、《追风筝的人》王牌经纪人亲自推荐!》电子书下载

此处购买
《书中谜--被《纽约时报》誉为《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与《达·芬奇密码》的完美结合;雄踞美英法德和港台畅销榜、《追风筝的人》王牌经纪人亲自推荐!》
畅销

作者的文笔很细腻,读起来很有感应,赞一个!|||看过台湾的繁体版,简体版守候了久远了,终于见到了,并且非常精致,私人认为比台版的好许多。赞一个!

  评论这张
 
阅读(2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