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电子书下载

TXT小说下载,电子书TXT,免费小说下载,电子书

 
 
 

日志

 
 

鬼望坡(刑警罗飞系列?比肩日本推理宗师东野圭吾?最无法想象、最好看、最离奇的悬疑侦探小说!)电子书下载  

2009-10-24 18:51:37|  分类: 小说下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望坡(刑警罗飞系列?比肩日本推理宗师东野圭吾?最无法想象、最好看、最离奇的悬疑侦探小说!)》电子书下载

此处购买
《鬼望坡(刑警罗飞系列?比肩日本推理宗师东野圭吾?最无法想象、最好看、最离奇的悬疑侦探小说!)》
畅销

鬼望坡(刑警罗飞系列?比肩日本推理宗师东野圭吾?最无法想象、最好看、最离奇的悬疑侦探小说!)电子书下载 - 电子书下载 - 电子书下载

鬼望坡(刑警罗飞系列?比肩日本推理宗师东野圭吾?最无法想象、最好看、最离奇的悬疑侦探小说!)电子书下载

内容简介 罗飞来了,这个传奇警探兴致勃勃,环着破解秘密的热烈,与探寻身世之谜的青年蒙少晖,一同踏上共同的目标地——鬼望坡。
  偏僻的明泽岛,奥密的鬼望坡,完全充满着无可名状的诡谲气息。每到月色明媚的深夜,鬼望坡无人可达的最峻峭处将出现一个奥密黑影,它怀抱婴儿,一动不动地坐着,像在俯望夜幕中的墟落,又像在辱骂活着的生灵。最让人惊骇的是,这个黑影只在夜晚能远远望见,日间则消逝无踪。
随着罗飞和蒙少晖的明察暗访,鬼望坡与蒙少晖的身世之谜展现出某种奇妙的关连——婴儿夜啼,鬼影再现世间,明了身世真相的人却三缄其口。
慈悲的和尚、精干的村长、最勇敢的富人、貌不惊人的杂货店店主、以酒过活的恶棍……距离真相最靠近的人,也是如此靠近丧生。 作者简介 周浩晖,1977年出生于江苏扬州,清华大学工科硕士,现任教于华北科技学院环境工程系。国内著名推理悬疑小说作家。 2005年网络推理小说大赛,以罗飞为主人公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凶画》获得第一名;此后又接续推出该系列的《丧生通告单》和《鬼望坡》,在网络及杂志发表时,受到读者的热烈追捧。 2007年中国大学生影戏节最佳影片提名《烟花三月》编剧,同名数字影戏已摄制达成并在CCTV-6播出: 2007年吴镇宇、叶璇主演悬疑恐怖大片《异冢》原创编剧。 2008年,开始下手创作“刑警罗飞系列”最为重磅的《丧生通告单》三部曲。誓将罗飞这个角色塑造为华文推理小说中的经典神探。 在创作态度上,周浩晖始终采纳了独立的思想——既不媚俗,也不媚雅。他的作品带给我们的。不是那种视觉冲击式的恐怖推理,而是秉承了日本传统本格风格的悬疑推理,侦探对案件的解读和指出凶手的畅快固然已精彩绝伦,最感人的部分却是引发读者对整个犯过行为的思考。随着情节的推理和事实真相的剥离,读者将会发现,那些让自己浑身发冷的场景,出现得是如此正常。而那些场景中的灵魂。不论是尊贵的或者卑劣的,都是那么清晰地迫近或远离,在作者头脑里的火焰中复活,化作读者深夜梦回的悸动——非要让自己一口气读完不行。 索引 引
第一章 偶遇
其次章 失忆者
第三章 登岛
第四章 “鬼望坡”的传说
第五章 亡灵冢
第六章 夜火
第七章 溶洞内的尸体
第八章 初现头绪
第九章 奥密的画
第十章 步步推敲
第十一章 失落的梦境
第十二章 恐怖的死者
第十三章 鬼影再现
第十四章 失忆症研穷
第十五章 海风的游戏
第十六章 谜画知音
第十七章 中毒
第十八章 死里逃生
第十九章 嫌疑的头发
其次十章 第三个死者
其次十一章 坟场鬼影
其次十二章 岛民的反映
其次十三章 深夜婴啼
其次十四章 探墓
其次十五章 风浪再起
其次十六章 诡异的毒杀
其次十七章 宿命难逃
其次十八章 案件的真相
其次十九章 人伦惨事
跋文
溺死者 媒体评述 周浩晖的每一部作品都足以引发我们内心的讨论与自省,从《凶画》到《鬼望坡》再到《丧生通告单》,这种对于天然人性与道德律例之矛盾的悲悯情怀一以贯之。                    ——南派三叔(《盗墓札记》作者) 于纷繁浩渺的存亡危急里查找世间真相,于光怪陆离的存在迷宫里发现人性艳丽。我相信这将是安身于中国都会的社会悬疑推理小说的初阶。                    ——郑保纯(《今古传奇·武侠版》主编) 周浩晖好像是故意给读者留出了“过招”的机会,并且聪明的读者也能把握这个机会,但是他的后招如此精绝,使读者不由得对他的捷才发生嫉妒。                    ——小鱼(死忠读者) 书摘插图   第一章 偶遇
  黄坪县毗邻渤海,自古即是一个较为穷僻的地点,近几年实验着开发旅游资源后,经济状况才力有改善。但旅客的到来多集中在夏季的三四个月,入秋之后,县里便开始变得清静,直到春节前后,外出打工的人们归来,才会复原些人气。现在将到阳历年,正属两头不靠,再加上阴雨绵绵,空落落的县里一片委靡不振。
罗飞却偏偏选择在这个时刻来到了黄坪县。如果您读过《凶画》,便会知道这个三十多岁的男子是个性格内敛但思维敏锐的警员。他喜爱有挑战性的生活,对完全离奇离奇的事物和现象都有着粘稠的兴趣。或许正因如此,他的行事和思维显得与众差异。罗飞很欣赏自己的这个特点,他甚至常常提示自己,只有走到他人不会来的地点,站在他人不会考虑到的角度上,才智发现一些他人无法发现的东西。
沿着人迹稀少的街道溜达了两圈后,罗飞走进了黄坪县邮局。到了一个陌生的市镇后,第一逛逛邮局已经成了罗飞的一个习惯,对他来说,这实在是一个蕴涵着很大信息量的地点。在邮局不仅可以免费阅览本地的报刊、地图、经过电话号码簿了解行业发展概况,并且邮局里还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人。罗飞喜爱静静地巡视他们,去揣摩他们的年龄、职业甚至是心理活动等,乐此不疲。
这一次,没过多长时间,罗飞就看到了两个值得他关切的人。他立刻搁下了手中的一份日报,饶有兴趣地端相起己方来。
这是一对二十出头、衣着入时的年轻人,他们正一前一后走进邮局,当先的男子手中捏着一封信笺,闪烁的目光中透出迷惑与守候结交杂的表情;一名怀抱黑猫的女子紧随在他的身后,她紧锁眉头,似乎正陷于某种深深的担心和焦虑之中。
这两个年轻人不论是容貌、穿着还是气质都显得与周围的环境水火不容。事实上,即使是在热闹的都会街头,这样的俊男靓女肯定也能吸引许多人的目光。他们怎么会在这个季节出现在荒凉的海边呢?
两人都专注地沉浸在自己的思维中,没有注意到罗飞的目光。他们径直来到了投递窗口前,然后男子把手中的信笺递向工作人员。
女工作员正要伸手去接,却发现那是一封已经被撕开的旧信,禁不住一愣,然后问道:“你干什么?”
“我想查查这封信是从哪里寄出的。”男子说道。
这个要求显然超过了女工作员的使命规模,她颇不耐烦嚣地接过信件瞥了一眼,没好气地回答:“这上面不是盖着邮戳吗?即是本县寄的。”
“不。”男子似乎不善于支吾这种尴尬的场面,短促间有些结巴,“我……我想……知道得更具体一些,例如写这封信的人……住在哪里?”
“你这信上又没写投递人地址,怎么查?”话音未落,那封信已经被扔了现身。
“我……”男子涨红了脸,轻声嗫嚅着,似乎仍不情愿。身旁的女子这时轻轻拉了拉他的胳膊,用一口轻柔轨范的常见话说道:“算了,我们走吧。”
男子灰心地叹了口气,随着那女子离去柜台,往外走去。
女子见他郁郁不乐,劝慰着说:“我们回去吧。你也别想那么多了,或许这封信和你的已往基本就没有关系,我们连这个小县都不该来呢。”
男子摇摇头:“不行能。”他虽然语气温和,但态度却十分肯定。
女子怔了一下,正想再说些什么,忽然听到不远处有人接话:“能不能把那封信让我看看,或许我能帮点忙。”
两人同时循声看去,只见发言者是名青年男子,他身材不高,但消瘦的腰背却挺得平直;微黑的脸庞上方,一头浓密的短发根根创建着,显得精力十足;不过这些外表特征和他的眼睛比拟,似乎都可以忽略不计:那双眼睛令人难忘,它射出两道精亮的目光,这目光极具穿透力,似乎一投射到了人内心的最深处。
“让我尝尝吧。”见两人心存疑虑,这私人主动往前走上一步,伸出右手的同时自我介绍着,“我叫罗飞,是一名警员。”
男子小心地和罗飞握了握手:“你好,我叫蒙少晖。”然后他又指指身边的伙伴,“这是我的女友,叶梓菲。”
叶梓菲冲罗飞点颔首,神形问显得大度自若。这是一个年轻漂亮、充满活力的女人,连罗飞也忍不住用欣赏的目光多看了她两眼。对蒙少晖而言,这个女人在自己生命中更是有着不一般的意义,他正用询问的目光看着己方,似乎在等她作出某种决断。
叶梓菲礼节性地笑了笑,说道:“那咱们就让他看一看吧。可寄信人没写地址,谁能有什么方法呢。”
用自己超群的巡视力和阐述本领帮他人解决一些难题,是罗飞最喜爱做的事情之一。他从蒙少晖手中接过信件,小心地端详起来。
信封虽然留存得很好,边际也没有什么磨损,但从陈旧的成色看,这封信可颇有些年头了。邮戳显示的日期是九年之前,验证了罗飞的猜测。
信封的正面只在收信人一栏填写了细节的地址:“山东省青合市新民东路27号蒙建国收”,寄信人一栏却什么也没填,翻到反面,更是空空如也,没有任何有用的线索。
“蒙建国——蒙少晖……这是寄给你父亲的?”罗飞猜测。
蒙少晖嗯了一声,这个估计很简单得出,无法引起他的兴趣。
“九年了,信件仍然没有什么破损,看来它肯定被非常妥善地保管着。只是这里有些起皱,好像被水泡过。”罗飞指着信封的左上角,似乎对这个发现很感兴趣,他甚至把信封拿到面前嗅了嗅,然后又伸出舌头在褶皱处轻轻一舔。
“你这是干什么?”蒙少晖有些莫名其妙,踌躇着该不该制止他的怪僻行为。
罗飞笑了笑:“好了,我想我可以告知你一些答案了。”他把信封交还给蒙少晖,然后顺手从身边邮局的桌子上拿起适才翻过的一本电话簿,翻到最后的广告页。
这也太快了吧?年轻的男女狐疑地看着罗飞,他甚至连信笺都没有打开。
“嗯,在这里。”罗飞对着电话簿上的广告读道,“明泽岛,黄坪县海域内独一有人居住的岛屿。海岛距县城口岸十二点七海里。岛上民俗朴实,风景秀丽,有溶洞、渔场,住宿、游玩应有尽有,旅客上岛,可享福到真正的渔家乐趣。”
罗飞的话题实在转得有些太快,蒙少晖禁不住皱起了眉头。叶梓菲的反映则更剧烈一些,她拉着自己的男友,很不友善地看了罗飞一眼:“别理他了,我们走吧。”
“寄信的人可能就在明泽岛!”罗飞突然迸出一句,他的目光坚定,丝毫不像开顽笑的神色。
蒙少晖原本已经被叶梓菲拖得转过了身子,这时又回头,将信将疑地看着罗飞:“为何?”
“适才我舔了信封上的水渍,又咸又苦又涩,毫无疑问,那肯定是海水剩下的痕迹。写在水渍上的字全都洇开了,变得懵懂不清,可见海水是在信封写好后不久就沾上的。”罗飞顿了顿,见己方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自己吸引,这才又夸夸其言,“再看看这片海水印迹,有大有小,互不相连,又都呈喷溅状。很明显,这种成效是由一朵飞起的海浪酿成的。想一想,有谁会带着刚写好的信去海边玩耍吗?不会的。那信笺为何会沾上了海水?因为写信的人住在海岛上,他寄信时必需渡过一片海面,才智来到县城里的邮局!”
听着罗飞的这番论断,叶梓菲淡淡地摇摇头:“完全是臆测,不够为凭。”蒙少晖却从罗飞手中接过那本电话簿,一边看一边喃喃自语:“明泽岛?”
“不错。即是明泽岛,我已经约好了一艘渡船,明天早晨上岛——这也是我来黄坪县的目标。你们如果相信我,那我们就一起去。”罗飞热烈地相邀,以他的性格倒不是想求热闹,只是己方和自己一起上岛,他才智研判出这回推理的正谬,这是他所关怀 的。
“对不起,凭你的这些话,我们很难相信你,并且,我们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叶梓菲抢先作了回答。
罗飞灰心地撇了撇嘴。虽然他看出蒙少晖对自己的说法很动心,可在这对男女之间,叶梓菲似乎占着着更多的主导地位。
然而蒙少晖这回的浮现却出乎罗飞的意料,他甩开了叶梓菲的手,态度坚决地说道:“不,只要他说得有些道理,我们就应当去看一看。”
见男友竟然如此直接地驳倒自己,叶梓菲的情绪有些变动,她冷冷地瞪了罗飞一眼,对他的多事显得颇为诉苦。
罗飞尴尬地摸摸鼻子,没想到自己的好意却出现了这样的成效。
叶梓菲这时转过头盯着蒙少晖的眼睛:“你肯定要来这个县,我陪你来了,虽然没找出什么结果,但这已经浪费了我许多时间,现在你又突然要去什么小岛,告知我,你终归准备让我陪你耗多久?”
蒙少晖怯怯地避开女友的目光,嘴上仍在坚持:“去一趟小岛也不用太长时间的。并且……”
“没有并且!”叶梓菲打断了他的话,斩钉截铁地说道,“我肯定不会去的!”
蒙少晖咬着嘴唇,似乎鼓足了很大的勇气才说道:“如果你……不想去,你在县里等我好了。”
叶梓菲愕然瞪着他:“你宁可和我分开,也要去?”
  …… 书摘与插图
插图
,鬼望坡(刑警罗飞系列?比肩日本推理宗师东野圭吾?最无法想象、最好看、最离奇的悬疑侦探小说!)电子书下载

《鬼望坡(刑警罗飞系列?比肩日本推理宗师东野圭吾?最无法想象、最好看、最离奇的悬疑侦探小说!)》电子书下载

此处购买
《鬼望坡(刑警罗飞系列?比肩日本推理宗师东野圭吾?最无法想象、最好看、最离奇的悬疑侦探小说!)》
畅销

评分:★★★★承接上部《凶画》,罗飞再次启程,奔赴那被奥密传说覆盖的鬼望坡,等候他的将是一个要人伤感又无奈的故事……明泽岛上的鬼望坡,一直以来充满着诡秘的氛围。岛上居民闻之色变,谁都不愿提起……一个查找身世的少年,来到岛上查找真相。但村民三缄其口,纷纭回避!奥密的女子,怀抱婴儿,俯望村庄,是一个母亲对孩子的守望?还是对脚下村庄的辱骂?罗飞自从踏上这片土地,凶案接续产生!奥密的和尚,村中的恶棍,勇敢的贩子,忠厚的村长,在他们憨直的外貌下,终归荫蔽着什么?尘封20年的秘密即将浮出水面……周浩晖延续一贯的风格,再次谱写时间跨度20年的诡秘疑案。古老的传说,古怪的案件,狂风雪山庄的设定!强大的奥密感和悬疑感紧紧抓住读者的心,使人有一气呵成想知道答案的激动!从《凶画》到《鬼望坡》再到《丧生通告单》,周浩晖的文笔逐渐老辣,这是一个相当明显的过程!本作对故事的设定与解答还是对比正常的,值得赞美的是《鬼望坡》中,增加了感情与人性的描写!但是篇幅较小,还不足深入细致。如果再加点儿文字进行铺垫,我想会相当完美与天然!情节严密,故事悬念起伏,是充满咒怨的鬼望坡?还是满载爱意的守望坡?周浩晖所讲的故事越加精彩,越加深刻!有理由相信,下一部作品肯定会更加好看……明|||文者观其心。我一直觉得,作者笔下的紧要人物,大略能够表达他性格的某一是,尤其是深得其喜欢的人物。无疑,周老师的作品中,这个内核人物即是罗飞,我是否可以这样揣测——如果周老师是一个侠客,那罗飞即是一把剑,一把倾注了其心血的笑傲江湖的剑。周老师在《鬼望坡》里塑造的刑警罗飞,继承了《凶画》中的性格发展,甚至更为发扬光大。同样,如有些读者牢骚的,罗飞的世界还是只有他自己,只有他的思索与推理,几乎没有女性形象在他身边出现——但这也给了罗飞十分鲜明的特点,忠厚、勇敢、坚忍、心思缜密,平生爱好除了推理还是推理。大意周老师也考虑到罗飞身边如果出现一个朱颜角色的话,有可能给他的思考力和研判力带来妨害(恋爱中的男人智商会降低,这不知是谁说的,嘿嘿)。而罗飞在《鬼望坡》一文中,终归还是露出了一点内心态感上的东西,德和气尚在被他步步紧逼的时刻说:“请你小心想一想,在你心中,就不曾为某件事感到深深的懊悔和负疚吗?这件事的产生与罪恶无关,但却酿成了令人心碎的后果。这件事成为你毕生的暗影,你不愿涉及它,但却无法回避它的存在。”这句话显然碰触到了罗飞的伤口,有伤口就天然有痛,这一段似乎短暂打破了罗飞坚不行摧的硬汉形象,也让我们获知,这私人物原先也是有已往的,有感情的,他并不凭空地完美,他仿佛更可爱了(我推想在往后的创作中,周老师可能会交卸这个伤口的来龙去脉)。彼时罗飞的心里不是没有迟疑,然而这私人物的性格注定他不会这样,天生的好奇心、职业的本能、拔除邪恶的正义感以及与敌手过招的刺激——真相才是他的目标。就这一点而言,我觉得周老师看待罗飞是有些冷酷的。不知从什么时刻开始,我发现真相频频并不令人愉快,“无知”却经常成为一种幸福,因此郑板桥才有名言“难得荒唐”。一个孜孜不倦追求真相的人,最终要承受大白天下后带来的压力,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无奈的冷酷。在《鬼望坡》的结尾,罗飞对蒙少晖撒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谎,安慰了蒙少晖,也给了他很多希望。这当然不是真相,甚至与他的初衷相悖,然而正是这善意的谎言,防止了真相带来的负面熏陶,这是继“伤口”的几笔描写之后,又一使罗飞的形象更显温情的巧笔。什么是鬼?“人所归为鬼,从人,象鬼头,鬼阴小偷害,从厶。”鬼从地狱来,天堂和地狱都生自我们人的内心。周老师的小说里没有鬼,《鬼望坡》里更没有鬼,有的只是对因一己之私酿成惨烈后果而生的追悔与恐惧。无关善恶。《鬼望坡》足以引发我们内心的讨论与自省,从《凶画》到《鬼望坡》再到《丧生通告单》,这种对于天然人性与道德律例之矛盾的悲悯情怀一以贯之,甚至更进一步。联想到周老师的跋文,可以看出正是周老师的悲悯促成了《鬼望坡》的诞生,让我们一窥周老师的创作渴望究竟从何而来。站在鬼望坡上,可以看到头顶的星空,在苍茫的夜色中,一双眼注视着尘世无数的悲欢离合,这双眼是我们内心的道德律例。康德说:“有两种事物,我们越是经常、持续地对它们重复思考,它们就总是以屡屡翻新、有增无已的惊叹和敬畏充满我们的心灵:这即是头上的星空和内心的道德律例。”在康德的心目中,内心的道德律例远比头上的星空(弱肉强食大胜劣汰的天然律例)要高得多,伟大得多。我们也是如此。严密精细的结构、无隙可乘的情节、简炼生动的描写……《鬼望坡》所具有的,当然已经组成一部小说吸引人的条件。但,哪怕没有这些,能给我们以触动给我们以思索给我们以生活的真实,也足够了。|||从前买过旧版的《鬼望坡》,但知道有新版后还是决心再买一本。和《丧生通告单》为一同一系列,封面设计和印刷都对比满意。

  评论这张
 
阅读(10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