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电子书下载

TXT小说下载,电子书TXT,免费小说下载,电子书

 
 
 

日志

 
 

史黛拉不说,谁也不知道电子书下载  

2010-01-10 14:57:52|  分类: 小说下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史黛拉不说,谁也不知道》电子书下载

此处购买
《史黛拉不说,谁也不知道》
畅销

史黛拉不说,谁也不知道电子书下载 - 电子书下载 - 电子书下载

史黛拉不说,谁也不知道电子书下载

内容简介 好莱坞女星史黛拉杀了丈夫,但是她不说,谁也不会知道;玛丽的妈妈去世后,把蓝色卡迪拉克留给了猫王,为了一段只有她跟猫王才知道的秘密;露西的丈夫劈腿,对方竟然是她的好友,这口气不能不出;帕蒂的第四任丈夫在她的第五次婚宴上离奇死掉;草坪上的那具标本鹿,现在成了贝蒂的眼中钉;迷上画中的女人是个错误,娶了和画中人长得一样的玛蒂是不是就是幸运?
十二个美国南方女人,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作者简介 迈克尔·马隆(Michael Malone,1942- ),出生于美国北卡罗来纳州。哈佛大学英语文学博士。先后任教于耶鲁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等多所大学。   马隆被誉为美国文学界一个独特的声音,涉足多种创作领域,如文学、非小说、编剧,总共有十多部作品出版。他的长篇巨著Handling Sin一经面世,便被评论界拿来与狄更斯、塞万提斯的作品相比,称其为“一个巨大的成功”。短篇小说Red Ctay为他赢得了埃德加·爱伦·坡奖,并入选世纪最佳侦探小说。他曾是美国ABC电视台热播系列电视剧《只此一生》(One Life to Live)的主编剧,并因此获得了日间艾美奖、美国编剧协会奖。   另外,他还是:《纽约时报·书评周刊》、《新闻日报》、《国家》等杂志的撰稿人,获得过欧·亨利奖。 目录 史黛拉不说,谁也不知道
玛丽把遗物送给猫王
“俏妞儿”伤了心
夏曼的丈夫彻底消失
露西杀人于无形
弗洛尼也有脾气
帕蒂的第四任丈夫死得离奇
梅瑞狄斯跑进婚姻
安吉实在太迷人
莫娜喝退劫匪
贝蒂恨极了那只鹿
玛蒂杀夫致富 书摘插图 史黛拉不说,谁也不知道
  在短短的斜坡顶上,立有圆柱的法院大楼在八月的阳光下打过蜡一般地泛着光,仿佛整个楼都浸在湖水里。枫叶低垂着,北卡罗来纳州州旗耷拉着,贴在金属旗杆上。高温带来的湿热天气罩住了整个郡,一周又是一周。人们把这样的天气叫“狗都不理的天儿”,说是根据“天狼星”命名的。我们可不知道什么“天狼星”,只是觉着这种说法可能是因为这种天气连狗都烦得慌,懒得离开阴凉地儿,除非它疯了,否则才不会到街上溜达呢。当时,正值一九五九年八月下旬,我刚好十岁。那个夏天一直留在我的记忆里,不仅因为那绵长不尽的滚滚热浪,更是因为一个名叫“史黛拉·多伊尔”的女人。
  我们等了很久,法院的门终于被一扇扇推开,警察和律师匆匆跨步出来,又突然驻足在门口,仿佛被灼伤了一样,举起胳膊遮挡骄阳。
  最后出来的就是史黛拉-多伊尔。两个代理人一左一右,陪同她走到巡逻警车旁。橘红色的警车有如万圣节的蜡烛,等候着陪审团将两个月前发生在“红山”的一桩案子敲定后,就把她带走。“红山”是这个郡上唯一一座大得拥有自家名号的房子,大概就是在那里,史黛拉·多伊尔涉嫌枪杀了她的丈夫休·多伊尔。
  多伊尔谋杀案在镇子里头激起了轩然大波,打破了小镇居民死寂的生活。恐怕在肯尼迪总统遇刺前,没有哪一件事情比这个案子更令人兴奋的了。在法院大楼外的人行道上,人们纵然感到脚底直冒热气,仍急不可待地等着听到多伊尔夫人被判有罪的消息。新闻媒体也在等待着,不只是因为她是谋害巨富的杀人犯,更重要的是她是史黛拉·多伊尔,电影明星啊!
  爸爸嘴角紧绷,粗壮的手臂重重地挤压了一下我的肩膀,拉着我挤进人群。“巴迪,听着,等你长大后,如果有人问,‘你这辈子见过天生丽质的绝色美女么?’儿子,你就告诉他,‘当然见过,我可是三走去。爸爸还开了一家肉店,可他既没多大兴趣,也没什么策略,于是我大哥就把生意接了过去。红木装潢的卧室和红枫装潢的餐厅中间有个宽敞的摇椅,老爸每天就坐在摇椅上看书,朋友来坐坐他就跟他们聊天。其实那个摇椅本来是要在家具店卖的,可是他在那儿坐的时间长了,椅子也就成了他的了。头上的三部吊扇搅扰着静默而阴凉的空气,爸爸回答着我提出的关于史黛拉·多伊尔的问题。
  爸爸说,史黛拉·多拉·希布在第十九路那边长大,她家的小房子有三个房间,锡制屋顶。这座房子被那些混凝土大楼托衬着,高高坐落在红色粘土上,让人想起那种门廊下陷,小得寒酸的松木房子。那种房子常常被主人就那么扔在脏兮兮的泥巴院子里,像一堆了无生气的雕塑,又如同他们旧日那些破碎的理想和无法修复的生活的残骸:缺了门的冰箱,生了锈的汽车,成堆的破铜烂铁和塑料,这一切都向公路上来来往往的汽车司机昭示着一个事实:“美梦早晚是要醒的。”
  可史黛拉的母亲——多拉·希布——却偏偏是个爱做梦的人。她也曾是个漂亮姑娘,后来嫁给了一个农场主,不顾自己的身体没日没夜地干活儿。可即便她这么辛苦,也只能勉强养家糊口。不过到了晚上,朵拉就抱着电影杂志,看了又看,翻了再翻。她坚信那里头有令她神往的浪漫生活,她这辈子过不上了,可她的孩子要替她实现。不幸的是,她在二十七岁第五次分娩时就撒手离开了人世。史黛拉从卧室的门缝里看见人们用一张薄毯子蒙住妈妈的脸,当时她只有八岁。当她十四岁时,多伊尔先生工厂里的一台机器出了事故,她爸爸也因此而死去了。十六岁的时候,跟她同岁的林·多伊尔爱上了她。(我爸爸当时也跟他们一般大。)
  “爸爸,你也爱过她么?”
  “是啊。镇子里头哪个男孩子不为史黛拉·多伊尔着迷发疯呢?陷进去是迟早的事儿。我也跟别的孩子一样,不能自拔。七年级的时候我俩相恋了。情人节那天我给她买了一大盒‘惠特曼’。巧克力呢。我记得当时把身上仅有的几个子儿都花光了。”
  “你们怎么对她那么着迷啊?”
  “我猜大家都觉着要是对史黛拉没那种感觉,恐怕自个儿就白活了一回吧。”
  一种可怕的情感涌上心头,后来我才知道那叫嫉妒。
  “可难道你不爱我妈妈么?”
  “嗯……这些都是我有幸认识你妈妈之前的事儿了。”
  “后来她沿着铁轨来到镇子上,你遇到她以后,就跟你所有的哥们儿说,‘这就是我的女孩儿,我要娶她。’对么?”
  “没错,这两条一点儿不假。”爸爸躺回到宽大的摇椅里,双手安详地放在扶手上。
  “你遇到妈妈后,史黛拉·多伊尔对你还那么着迷么?”
  爸爸几乎喷出的大笑使他的脸上堆满皱纹。“不是这样,先生,不是这样的。她看到休,多伊尔第一眼就爱上他了,休对她也是一见倾心。可是,史黛拉当时一心想着出去闯荡,盼着将来能在电影界出人头地,休也拦不住她。到底是什么力量扯着她非出去不可,我猜她也无法跟休说个明白。”
  “到底是什么扯着她呢?”
  爸爸朝我笑笑说:“儿子,这个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扯着你一心往外跑呢?你不也总说要去这儿去那儿的吗?你说你要跑遍世界,还要飞到天上去。我看你倒不像我,更像史黛拉呢!”
  生有幸,见过史黛拉·朵拉·多伊尔啊!”他那忽然高了八度的嗓门人人都听得见,“你就告诉他们,她美得让人窒息,那些想让她背黑锅的人也要难为情,怕是到头来引火上身呢。”
  爸爸用奇怪的大嗓门说着那些奇怪的话,眼睛盯着正由代理人扶着走下台阶的黑衣女人。他的双臂交叉着放在胸前,手指也紧抓着衬衫袖子。周围的人回过头来盯着我们看,还有人窃笑。
  我替他感到难为情,低声说:“老爸,她不就是个老杀人犯么。谁不知道她喝醉后拿枪打中了多伊尔先生的脑袋?”
  爸爸皱了皱眉:“你知道什么?!”
  我接着说:“大伙都说她是个坏女人,老是喝酒,不让多伊尔先生家人跟她一起住,还逼着他把他的爸妈赶了出去。”
  父亲对我摇摇头:“我不准这样丑恶的流言飞语从你的嘴里说出来,听见了吗,巴迪?”
  “是,爸爸。”
  “她没杀休·多伊尔。”
  “是的,她没杀。”
  爸爸紧皱的眉头让我害怕。这可是少有的事。我凑近他,抓住他的手,在众目睽睽之下表明了跟他一致的立场。也许对于爸爸眼里的美人,我倒不必跟着一起崇拜或是倾倒,但爸爸的想法已是根深蒂固,我没法眼睁睁的跟他在这件事情上划清界线。也就是从那个瞬间开始,我对史黛拉·多伊尔的看法有了倾斜,也因此跟爸爸有了更多的相通之感。也许到头来她对我来说并不重要,但却多了更多的象征意义。
  爸爸一辈子都不曾像我这样只注重象征意义。
  法院大楼前的台阶很宽,是由凸凹不平的石板铺成的。多伊尔夫人走下来,唧唧喳喳的人群一下没了声音。人们好像训练有素的舞蹈演员一样齐刷刷地退后,在橘红色的巡逻车外让出了个半圈。新闻记者们赶忙把相机推向前面。她步子太急,一下子被绊倒,一只鞋跟卡在了碎裂的石板缝儿里,身子也倒向了旁边的一个代理人。
  “她喝多了!”我近旁的一个女人爆出大笑。那是个乡下女人,穿着一件花裙子,腰间系着一条带颜色的细带。她和肩上摇晃的孩子都是胖乎乎的一副穷相。
  “瞅瞅她,”乡下女人指指点点地说着,“瞅瞅那身衣服。还以为自己在好莱坞昵!”她旁边的女人点点头,从帽檐下面眯着眼睛看着说:“要是我把我老头子杀了,那帮有钱的律师们才不会连跑带颠儿地来帮我脱了干系呢!”她边说边挥手打跑嗡嗡叫的苍蝇。
  随后她们不做声了,其他人也静了下来。人们被太阳灼伤的眼睛全都落在了这个黑衣女人身上,注视着她:这个曾经高高在上、盛气凌人的多伊尔夫人也会落到今天这步田地!
  多伊尔夫人抓住那个年轻的代理人僵硬而黝黑的胳膊,俯下身子检查她的鞋跟。黑色的鞋子、黑色的套裙、黑色的手袋、黑色的宽边帽子——这些时髦的衣饰闪着财富与死亡的双重光芒,刺痛了我们的眼睛。就在挥之不去的热浪里,在那个稍纵即逝的瞬间,停住不动的多伊尔夫人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眼球。随后她匆匆离去,带动身边那两个大块头的代理人也加快了脚步,朝着橘红色巡逻车打开的车门走去。爸爸一个箭步跨过去,我还没有来得及跟上,人潮就又涌了过来。我用胳膊肘推推搡搡地挤过去,看见他一只手握着白色的草帽,另一只手伸向杀人凶手。“史黛拉,你好么?我是克莱顿·海斯啊。”
  就在多伊尔夫人回眸摘下墨镜的瞬间,我看到了她帽子底下泛着草莓色的一头秀发,看到了她戴着一只硕大耀眼钻戒的玉手。我一下子领悟了爸爸的话:她实在是美极了。她有着紫丁香色的双眸,幽深迷人。她的肌肤有着贝壳内里的光泽。她的美卓尔不群,与其他女人的美迥然不同。我这一生从没见过这样美的女人。
  “哦,克莱顿!上帝啊,都过了这么多年啦!
  “是啊,过了这么久了!”他边说边握住了她的手。
  她双手握住了爸爸的手。“你还是老样子。这是你的儿子?”她那紫丁香色的眼睛转向我。
  “是啊,他叫巴迪。我和埃达有六个孩子了,三个男孩儿,三个女孩儿。”
  “六个?我们有这么老了?”她笑了,“听说你娶了埃达·哈克尼?一一个代理人清了清喉咙。“真不好意思,克莱顿,我们得走了。”
  “马上就好,朗尼。史黛拉,听我说,我只想让你知道,你失去了休,我和你一样难过。”
  她一下子泪水盈眶,说:“克莱顿,他是自杀的。”
  “我都知道。我知道不是你干的。”爸爸一再地慢慢点头,他听人说话时常常是这副神情,“我都知道。祝你好运。”
  她抹了抹眼泪。“谢谢你。”
  “我跟所有人说,你是清白的,我敢保证。”
  “克莱顿,谢谢你。”
  爸爸再一次点点头,然后侧过脸来,朝着她露出和缓而平静的笑容。“有什么我和埃达能帮得上你的,尽管打电话过来,好么?”她亲了亲爸爸的脸颊,然后坐进警车,我和爸爸退回到脸上写满恶意和贪婪的人群里。警车缓缓地从围观的人群中开走。一架架相机推到车窗近旁。一个面黄肌瘦,叼着烟斗的男人跳下台阶,加入到我们身旁的一些记者堆里,“陪审团派人订饭去了。”他告诉那些记者,“别跟这帮乡巴佬搭腔。自杀还是他杀,还是没准儿的事呢!”他扯下夹克衫,团成一团夹到胳膊底下。“老天,真够热的。”
  一个头发少得可怜、浑身是汗的年轻记者抗议道:“在大家的眼里,好莱坞是个花花世界,她不过是那儿的一个婊子。休·多伊尔是当地的钻石王老五,他老爸在年头不好的时候还能撑着好几家工厂,养着镇子上一半的乡下佬呢。警察准会给她动电刑。即便不为别的,为她那顶帽子,也不是没可能。”
  “那可说不准,”叼烟斗的男人咧嘴笑道,“她生在离这六英里的贫民窟里,戴不戴帽子都一样是乡巴佬出身。再说,就算她开枪把她丈夫打死了又怎样?他得了癌症,本来就没几天了。她才不会为了屁大的事儿弄这么大动静呢。不过她可真他妈的好看。”
  …… 书摘与插图

,史黛拉不说,谁也不知道电子书下载

《史黛拉不说,谁也不知道》电子书下载

此处购买
《史黛拉不说,谁也不知道》
畅销

  评论这张
 
阅读(2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