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电子书下载

TXT小说下载,电子书TXT,免费小说下载,电子书

 
 
 

日志

 
 

《历史色盲讲故事——从战国一直写到东汉》电子书下载  

2010-09-02 23:05:14|  分类: 小说下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历史色盲讲故事——从战国一直写到东汉》电子书下载

此处购买
《历史色盲讲故事——从战国一直写到东汉》
畅销

《历史色盲讲故事——从战国一直写到东汉》电子书下载 - 电子书下载 - 电子书下载

历史色盲讲故事——从战国一直写到东汉电子书下载

内容简介 战国,一其中国历史上不行忽视的时期,在这短促期,中华民族开销了深重的代价,终于从割裂走向了统一。
周王室式微后,中华大地就开始了长达数百年的动乱,公元前403年,三家分晋后,中国走上了统一之路。
一直蜗居在黄河以西的秦国,在商鞅变法后,化蛹为蝶,冲破黄河天险,东进中原,终于达成了中国历史上的首先次统一。
本书全景式地展示了战国前期错综混杂的天下局面,讲述了那短促期大大小小的故事,大至商鞅变法,小到鸡鸣狗盗。大国之间同床异梦、纵横捭阖,在那个时代,战争成为了解决争端的紧要法子。
飘荡的年代,产生了许许多多精彩的故事:三家分晋动摇天下,商鞅变法惊天动地,合纵连横奇崛诡异。每一个故事都是一部精彩的大片,让人心潮澎湃。
激荡的年代,造就了故事中人物的浮浮沉沉、悲喜人生。起于坎坷止于惨痛的吴起,政治胜利、人生失败的商鞅,另类携手的苏秦、张仪。每一私人的一生都是一部厚重的书,都能让人掩卷长叹。
别的,书中还以崭新的视角对先秦时期的政治轨制、经济轨制、思想学派,作了扼要的阐述阐明。全书通俗风趣、视角当代,持论客观、严密,其幽深处颇能体现作者凶恶的阐述本领。 作者简介 江南水,出生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从小喜爱历史,小学到整其中学阶段,历史书本不离手,总爱穿越般地将自己置于那些浩瀚的历史故事之中。通过工科的思维训练,彻底颠覆了从前对历史的许多认识,开始独立思考历史上那些故事。 索引 引子——大乱之前的小乱
首先章 周王室跌倒,秦人吃饱
周厉王要搞国进民退
周王室从危房走向了“楼脆脆”
孤单的秦人是可耻的
东方的世界很精彩
东方的世界很无奈
春秋首先海归

其次章 晋国,那道让秦国悲观的门槛
一片永载史书的梧桐叶
其实不想走,其实我想留
重耳流浪记
战,我所欲也
退避的是三舍,转变的是历史
大帅哥知瑶的悲剧

第三章 一个晋国倒下了,一个魏国站了起来
李悝变法吹响召集号
儒墨道法并存,杀手与医生齐飞
听老婆的话总是没错的

第四章 魏国兴衰的见证者
从财主走向负翁
杀妻无罪,报应有理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死人也是会杀人的

第五章 魏国,一个华美的胰子泡
三晋拍案惊奇
魏国版《与狼共舞》
围魏救赵
丢了史上最大的一个钱包

第六章 西方红,新秦生
西边的太阳就要上山了
多半服从少数
希望都在田野上
最有效的公司奖赏机制
秦国也有群众上访
伟大太史公的低级失误

第七章 秦国人站起来了
你有我有全都有啊
只能我一私人有
国退民进是时代潮水
全国只有一把尺子
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

第八章 魏国的衰微VS秦国的奋起
赌吧,赌吧,不是罪
友人是用来出卖的
赌马赚来首先桶金
相逢一死泯恩怨
友人也是可以用来捅刀子的
论魏国的倒掉

第九章 我的一生秦国人做主
人不找事儿,事儿找人
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没有人能随随便便胜利

第十章 大伙儿一起来反秦
适者生存
为何而念书
秦国的资产情况评估
亲人也靠不住
好的冲破点是胜利的一大半
金色盾牌,嘴皮子铸就

第十一章 反秦联盟只是一个传说
伪航母战斗群,合夥总是单薄的
死人也能抓凶手
其实你不懂我的心
秦国特色的假账
黄河之西,唯我独尊

第十二章 秦国:完全合纵派都是纸老虎
与人斗,其乐无限
犀首的绝地大反攻
这年头没什么是海潮的
秦国的西部敞开发
北京师里过家家
齐国打了一场“伊拉克战争”

第十三章 楚国,秦国的新猎物
秦国一卖拐,楚国就瘸了
张仪一出马,楚怀王犯傻
成也嘴皮子,败也嘴皮子
秦武王的心中有一个梦
一场举重引发的血案
秦武王走了,外戚来了

第十四章 秦国:我是地痞,我怕谁
楚国出了棵墙头草
我逃我逃我逃逃逃
士是怎样炼成的
秤砣虽小压千斤
换马甲,换出了战斗力
不要沉迷哥,哥只是一个杯具 书摘插图 孤单的秦人是可耻的
  
  公元前771年,犬戎人攻克镐京,为后来的天下大乱播下了一颗生命力顽强的种子。繻葛之战后,这颗种子破土而出,茁壮成长了近五百年。
  我不是唯心主义者,可是在这里,我不得不唯心一把,冥冥中似乎有个主宰,他在给天下奉上大乱的同时,也把结束大乱的人一块儿推上了历史舞台。
  中国人应当都知道,是谁结束了这长达半个千年的大乱。
  他们即是秦人。
  
  秦人是从哪里来的,谁也说不清楚,他们说自己是颛顼帝(五帝之一)的后裔。这个说法,跟阿Q说自己也姓赵一样,都不怎么靠谱。
  英豪不问出处,看起步。
  秦人起步的舞台,在今日陕西省西部,陕甘一带。在今日,这些地点气候相当乾燥,是中国最缺水的地点之一,并不非常适合农业出产。然而,在两千多年前,这里却是另一番天地。
  那年头这里暖和潮湿、水量丰沛,是仅次于中原地区的农耕黄金地段。周王室的起源地也在这一带。
  这地点为何会形成今日这个模样,我不知道。可是有一点我可以确定,肯定不是排放二氧化碳的缘故,在人类大范围排放二氧化碳前,这地点就已经逐步转变容颜了。那时这里的优越天然条件,不仅非常适合农作物的滋长,也为大面积的草原供应了高质量的滋长环境。广袤的草原,丰盛的水源,这些都是吸引游牧民族的磁石。
  秦人素来到这里的那一刻起,就跟游牧民族结下了难分难解的缘分。
  虽然跟游牧的异族人过日子在一起,可是秦人却把自己当做主流民族的一部分。
  
  因为身世有点儿不明不白,秦人登上历史舞台的时刻只是一个小角色——周天子的附庸。在分封时代,周天子把天下土地分封给诸侯。诸侯们遵照公侯伯子男的档次,占着差异面积的土地,低级的子爵和男爵仅占有五十里的土地。那些占有土地不够五十里的单位,就不劳烦嚣周天子伤神了,他们就近依附于某个诸侯,成为此诸侯的附庸。
  秦人因为长年跟游牧民族打交道,他们也从游牧民族那儿学习了一项首要的技能——养马。因为给周天子养马很有成绩,秦人也捞了一块不够五十里的土地。
  掌握一项基本技能是何等地首要啊!
  那年头马匹即是内核战斗力,周孝王也高看秦人一眼,让他们做了天子的附庸。
  时光到了公元前771年,这一年对周王室来说是不利的流年,对秦人来说却是大吉大利的一年。
  
  这一年,犬戎人攻入周王室的都城镐京,短促间狼烟再次传遍天下。
  因为周幽王从前再三玩儿狼烟戏诸侯的游戏,这回犬戎人真的来了,各路诸侯还以为周幽王在出幺蛾子,没人搭理他。秦人就在周王室和犬戎人附近,不用狼烟也知道,这一次真的是“狼来了”。
  秦人虽然本领有限,可是态度对比端正。那时秦人的头领秦襄公,不仅带领族人前去救援周王室,并且还护送周平王从镐京搬场到洛阳。看到秦人的浮现,周平王相当打动,顿时提高秦人的地位,把秦人从附庸变为伯爵。
  有了诸侯的身份后,秦人正式洗白成文明人了。
  
  公元前656年,即位四年的秦穆公娶媳妇儿了,太太身世名门大户,是大国晋国的公主。历史上开始了首先次秦晋之好。
  一个边境小国能够攀上这么一棵大树,也算是很有成绩了。可是,秦国最大的成绩还不是这桩婚姻,而是这桩婚姻带来的嫁妆。不是金银珠宝,也不是土地,而是一私人——百里奚。
  百里奚是一个俘虏,秦穆公的老丈人晋献公灭掉虞国时抓获的俘虏。这个俘虏又被当做晋国公主的陪嫁,搭配到了秦国。据介绍百里老爷子那时已经七十多岁了,在虞国也是地位很高的(医生),现在居然成了嫁妆的添头。老爷子感到很伤自豪,偷偷地逃出了秦国。刚离虎口,又进狼窝。离去秦国投入楚国的时刻,百里老爷子被一帮乡下人当盲流给收留了。
  听说嫁妆中还有这么一个珍宝,秦穆公很冲动,计划出大价格把百里老先生赎归来。冷静下来一想,感应不妥,自己知道这老爷子值钱,那些乡下人不知道啊,一下出价太高,吊起了他们的胃口,那即是个无底洞。
  有了,廉价收购重宝,就这么办。
  秦穆公派人前去跟楚人交涉:听说我们陪嫁的下人百里奚在你们这儿,给你们五张羊皮,你们把他还给我们吧。乡下人基本上没有多想,五张羊皮比这个糟老头子有用多了。成交!
  今日玩儿保藏的,还有不少人这么干。
  百里老爷子可称得上是史上最被低估的嫁妆,晋献公低估了他,楚国的乡下人也低估了他,结果让秦穆公捡了个大便宜。
  
  端详着合浦还珠的珍宝,秦穆公很兴奋,一气儿就跟他聊了好几天。这个来自中原地区的老人让秦穆公眼界敞开。
  秦穆公也不吝惜,封百里奚为医生。因为是用五张羊皮赎归来的,就称“五羖医生”。百里奚又向秦穆公举荐了另一个老人——蹇叔。
  
  儒墨道法并存,杀手与医生齐飞
  
  在春秋战国时代,中国的思想家们虽然没有提出什么神圣的东西,可是他们的各种想法,依然在世界思想史上占着了首要的一席,组成了中国的思想黄金时代,号称百家争鸣。
  可是,能够惊动那时并且熏陶子孙两千多年的,紧若是这四家:儒、道、墨、法。
  
  面对这个混乱的时代,从新设立秩序是各种思想的一致心声,可是怎样设立秩序,设立一个什么样的秩序,差异的思想家给出了差异的答案。
  儒家的想法最省事儿,复原周初的礼乐轨制。在那种轨制下,尊卑有别,长幼有序,谁也不要有非分的想法和制法,最终达到和谐天下的目标。
  正因为如此,有的历史唯物主义者,把儒家定性为“妄图复辟陈腐的奴隶制”。
  
  墨家觉得儒家的想法是扯淡,在那种轨制下,傻瓜也能够靠血统身居高位,基本不公正嘛。他们拔出了“尚贤”的妙方,想法有技能的上,没能耐的哪儿凉爽到哪儿呆着。
  除了供应治国理念,墨家还提出了新的治国办法——“尚同”,容易说来即是私人服从组织,下级服从上级,地点服从中央。为了避免出现纷争,墨家还提出了“兼爱”、“厌战”。所谓的“兼爱”即是:爱他人,就像是爱自己;爱别家的老人小孩,就像是爱自己家的老人小孩。总之一句话,任何人都要对他人充满没有任何差别的爱。
  既然世间都充满没有任何差别的爱了,人类还争个什么劲儿啊,从而达到“厌战”的伟大目标。
  
  看着到处奔跑、忙忙叨叨的这两家,道家笑了,你们纯正即是在瞎折腾。
  道家提出了“无为”,驾驭起来也容易便利,啥也不做,不折腾,让社会自己发展,到时刻就水到渠成了。
  
  事实证明,这三家都是在瞎忙活,基本上没有哪个诸侯遵照他们的说法去做。正式一点儿的说法是,他们都不适适时代。复原礼乐轨制,最后达成和谐天下,这是不错,可是怎么才智够复原呢?儒家给出了“仁义”这个良方。问题是,那时的天下,为了便宜,大众除了脸不要什么都要,仁义管什么用呢。
  墨家的“尚贤”看上去很美,可是该怎么驾驭呢,选举吗?那些既得便宜者,凭什么让你来组织选举,再说那时的技艺条件,也基本上不能满足选举的需要,学术一点儿的说法即是,技艺上达不到。即便是真的实行选举,谁能担保选现身的就肯定是贤人而非绣花枕头?
  墨家的“尚同”也有问题,私人有私人的便宜,下级有下级的便宜,地点有地点的便宜,凭什么就无条件地服从。
  至于“兼爱”,就不多说什么了,每私人托起腮帮,做思索状,琢磨一下自己能不能做到像墨家说的那样就行了。
  墨家的思想在历史长河中,始终没有成为中国的主流意识形态,以至于有人说,墨家的想法太先进了,没有哪一个反动落伍的封建王朝乐意看到它发展,因此墨家被邪恶的统治阶级给绞杀了。
  
  据《吕氏春秋》记载,墨家在秦国的钜子(墨家组织在秦国的责任人)腹憞,就曾经大公至正地执行墨家的家法,并且比秦政府执行法令更坚决。
  腹憞的儿子杀了人,秦国的国君秦惠王很体谅他,就说:先生这么大年纪了,就这么一个儿子,我看就算了。要知道这时刻商鞅都已经被秦惠王整死了,这时的秦国,绝对是依法治国的样品。腹憞感激了秦惠王的美意后,表示遵照墨家的规则“杀人者死,伤人者刑”,秦国政府可以不考究他的法律责任,可是墨家不能不实行自己的家法。最后,腹憞还是杀了自己的儿子,给了受害者一个交卸,也给了墨家的家法一个交卸。
  可见,墨家组织执行自己的家法,有时刻比国家行使公权力更坚决、更彻底。
  
  在那个病态的时代,儒家和墨家都找到了时代的病灶,即是那时的便宜分派体制。
  他们针对时代的病症开出了差异的单方,提出了差异的想法。这些想法看上去是针尖对麦芒,势不两立。为了自己的想法,它们完全罢休了知识分子该有的(至少是表面上该有的)温良恭俭让,大打出口,展开了赤裸裸的人身袭击。墨家极尽所能地抹黑儒家的老祖宗——孔子;儒家的孟子也毫不掩盖地说,墨家是禽兽。
  实际上,这两家是殊途同归,都是要怎样治理这个病灶,也即是对原有的便宜分派体制进行修补。差异的是,儒家要完全复原从前的体制,墨家则是要对这个体制进行肯定程度的革新。
  惋惜这两家开出的单方,看上去很美,可是没有用,因为此体制已经病入膏肓了,再怎么用药都是瞎耽搁功夫。
  
  道家大意是看出这个体制已经无药可救了,因此它想法无为,啥也别做,等着这个体制天然丧生,寿终正寝即是了。
  道家的这个想法,大致上还算是对比正确,然而也有问题。
  这个体制内的既得便宜者,不会眼睁睁看着这个体制天然丧生,也即是常说的,反动势力不会情愿自动退出历史舞台;体制外的人,也没有耐心等着它天然丧生,也有人说,这是新兴势力在促进历史的前进。要让双方啥也别做,这个基本上挺难。
  在几百年后的汉初,无为才智够大行其道,跟春秋战国差异,那时刻人们是在等候一个新体制的成熟,因此相互相对有了耐心。
  
  用药是没用的,等候天然丧生也是不怎么靠谱的,那就只好用其他的办法了,于是法家应运而生。
  法家跟道家一样,也是觉得此体制没救了。太史公在《史记》中把这两家放到了一块儿,可谓是独具伯乐。然而它们还是有一点儿差异的,道家想法让它天然丧生,法家则是出手爽性利落地给这个体制来了一个痛快。
  假如把这个垂死的体制比作是一个病入膏肓的晚期病人,那么就会发现,法家的法子跟其他三家比拟,压根儿即是两码事儿。儒家和墨家是两个瞎忙活的医生(不管有用没用,尽量拯救),道家是一个无计可施的医生(啥也别做了,听天由命吧),法家则是一个杀人凶手。
  当然了,在今日西方一些国家有了安好死,让人有尊严地死去。人能够安好死,可是体制没法安好死,更况且,法家让这个体制死得也没有尊严。法家是结束原有便宜分派体制生命的一把刀,而非拯救这个体制生命的神圣的白衣天使。
  
  因为,狮子有犀利的爪牙。
  ……
  杀妻无罪,报应有理
  
  今日,跟老婆隔绝婚姻关系,到民政部门办个分手手续即是了,顺利的话用不了多长时间;麻烦嚣一点儿的大不了去趟法院,只要没有特别大的资产纠葛应当也用不了太长的时间。在古代,就更省事儿了,压根儿就不用麻烦嚣国家机关,只要夫君的一纸休书就齐活儿了。当然这也需要女方的配合,女方至少要满阁下列七个条件中的任何一条:
  一、不孝顺父母 不孝顺夫君的父母,是大不孝。那年头父母即是儿女的天啊!
  二、无子 也算一种不孝,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嘛。
  三、淫 一种风雅的说法是,妻子跟外人乱来,混乱了家族的血统,在我看来,还有一层意思不好明说,那即是夫君不能满足妻子,损害了夫君的尊严。
  四、妒 紧若是指制止夫君纳妾。妻“无子”还制止夫君纳妾,那就不止是妒忌了。
  五、有顽疾 因为身有顽疾的人不能出席祭祀祖先,不能祭祖也就不能算是这个家族的人了。
  六、口多言 大众庭最怕多嘴多舌,话多长短就多,一人一句很容易把家搅散,破坏安定团结。
  七、窃盗 把大众庭的东西收归己有,私藏小金库。
  这即是古代婚姻中著名的“七去”,也是男性主动隔绝婚姻关系的七件宝器。
  
  在古代,在给夫君隔绝婚姻关系自由的同时,对女性也做了肯定的守护举措,在以下三种情况下夫君不能休妻:
  一、有所取无所归 妻子娘家的家族已经不存在了,从《孔雀东南飞》来看,最起码也是没有了父母,甚至可能没有了长兄,长兄为父嘛。
  休妻后,妻子面对着无家可归的悲惨境地,夫君这时休妻很不人道。
  二、与更三年丧 妻子跟夫君为公婆守了三年孝,守了孝,妻子就对公婆尽完了全面义务,这时夫君休妻,对不起妻子对自己父母的恩德。
  三、前贫贱后荣华 避免夫君“人一阔,脸就变”,算是从经济上守护妻子。
  这即是古代婚姻中对女性的守护举措,“三不去”,也是对夫君休妻的局限,避免夫君滥用休妻的权力。
  
  关于“三不去”的原则,除了首先条不能肯定,后头这两条,吴起的太太至少应当做到了其中的一条。
  吴起没有回家给老母亲处理丧事,假如这时已经娶妻的话,这个工作差不多应当即是吴太太代劳了,那就满足了“与更三年丧”(从前面的迹象显示,吴起先生应当早就没有了父亲)。
  假如吴起离家的时刻,还没有娶媳妇儿,后来才娶的,那时他已经倒闭了。从一个倒闭的前财主到在鲁国谋到职务,吴起也算是“前贫贱后荣华”。
  不论何时何地,代替夫君行孝或者跟夫君同心同德,都算是伟大的美德,然而这样的美德居然给吴太太惹来了杀身大祸。
  杀掉妻子后,吴起获得了梦寐以求的时机,带领着鲁国的部队打败了强大的齐国部队。然而,这回胜利并没有给吴起带来锦绣前程。
  
  丢了史上最大的一个钱包
  
  外患短暂废止了,那就整理一下内政吧,就在魏惠王要整理内政的时刻,发现自己少了一个首要的帮忙,丞相公叔痤病了。据钱穆先生考据,公叔痤即是在少梁之战中被秦国俘虏的公孙痤。
  严格说来,在春秋战国时代,公孙、公子、公叔都不是正式的姓氏,只是阐明他跟国君的关系。国君的儿子即是公子,国君的兄弟也是公子(上一任国君的儿子嘛),孙子辈以下的即是公孙,长者那就只好统称公叔了,我还没见过“公祖”呢。
  
  丞相大人的病情很严重,差不多投入生命倒计时了。
  常见人到这个程度也该思考剩下遗嘱了,告知老婆小孩怎样分割自己的资产,乘便把自己的债务债权也转移一下,把自己藏的私房租也尽情宣露。公叔痤是魏国的丞相,不能只思考自己的私人遗嘱,还要为国家剩下政治遗嘱,算是对店主的最后交卸。
  公叔丞相(短暂当姓氏用吧)觉得他这个政治遗嘱很首要,他要向魏惠王举荐一私人来接替自己的位置,以保障魏国能够不断繁华隆盛。
  这私人即是商鞅。
  
  商鞅学的是法律,在丞相尊府谋了其中庶子(大略是秘书之类的吧)的职位。
  商鞅在丞相府的浮现被丞相公叔痤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公叔丞相也一直在等时机把他推向越发广阔的舞台,魏惠王那儿。惋惜,一直等到公叔丞相病得都快不行了,商鞅还只是丞相府的一个小小中庶子。
  魏惠王听了丞相的病情汇报,知道这回丞相大人怕是差不多了,决心去探视一下这个病中的丞相。国君探视不久于世间 的大臣,是向这位大臣表示最后的敬重,同时也乘便剥削一下这位大臣的最后价值,听听他对国事的最后意见。珍重身体、放心养病、短暂不用思考工作之类的废话讲完后,魏惠王终于说出了本质性的一句话:假如你走了,这个国家的任务该交给谁照料?
  公叔丞相一直在等的也是这句话,这时不说更待何时:我的中庶子公孙鞅虽然年轻,可是个奇才,希望您能够把国家大事交给他。
  看着丞相大人一脸认真其事的神色,魏惠王以为他会给自己剩下什么首要的最后宝器,没想到居然是举荐一个年轻人,并且还让这个年轻人来筹划国家大事,魏惠王不觉哑然发笑。该问的都问了,该说的也都说了,魏惠王再呆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
  就在魏惠王要离去的时刻,公叔丞相把身边的人一共撵走,为魏惠王尽了最后的义务:假如您不想用公孙鞅,那么就肯定要杀了他,不能让他离去魏国。
  魏惠王不明确丞相为何这么看重这个年轻人,为了安慰这个不久于世间 的丞相,只好假装听从了他的提议。
  
  魏惠王走后,丞相大人赶紧把商鞅找来:刚刚魏侯(这时还没有称王)问我关于交班人的问题,我向他举荐了你,看他的神情就知道不会用你。我又劝他,不用你就杀了你,这个他答应了。你快走吧,一会儿就来抓你了。
  商鞅并没有慌张失措,而是淡淡地回应了一句:魏侯既然不听你的话重用我,又怎么会听你的话杀我呢。
  
  商鞅知道,在魏惠王的心中,自己不但不够以重用,甚至都不够以让他下杀手。看轻,赤裸裸的看轻。必需让他为这份看轻开销不行承受的代价!没有等多长时间,不远的西方就向商鞅发出了召唤。他的舞台就在那儿,在那儿他将缮写一篇自己的历史,一篇带着鲜血的光耀历史。,历史色盲讲故事——从战国一直写到东汉电子书下载

《历史色盲讲故事——从战国一直写到东汉》电子书下载

此处购买
《历史色盲讲故事——从战国一直写到东汉》
畅销

本书的作者的历史功底很牛掰,能将历史与现实结合起来,并且显得十全十美,切实需要功底,加上作者滑稽的语言功底,这本书看起来很轻松,看着看着总会让你会意一笑,呵呵,举荐查阅。
磨铁在通俗历史方面真是牛,这本比明朝更通俗,比历史是个什么玩意更有趣。
学理工的哥们也够牛的,写成这样不简单。战国即是男人们的时代,这点永远不变。
拿到书,还不错,正版做得还挺精美。
写得通俗易懂,不比明朝差。

  评论这张
 
阅读(3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